91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在诸夏当大王 > 第七百零七章七品正神不延胡余
    第七百零七章七品正神不延胡余

    南蛮诸国来人了!

    山谷中所有人脸色大变,对于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表示极度震惊。

    最气得莫过于姚云、二长老巫通、黑水玄蛇一行人了,眼看着委蛇中意熙国,抬手就要指向姚云。

    若是委蛇在大庭广众之下认定了熙国,有天子帝暮金口玉言在前,那就是铁一样的事实,天下诸侯再如何羡慕嫉妒,也不得不服。

    事情发展的如此美好,可是谁曾想突生变故。

    这一下,局势又变得扑朔迷离,充满了不确定性。

    “娘的!这帮蛮子,早一点不来,晚一点不来,偏偏在委蛇要选中大王,选定我们熙国的时候来,气煞本龙了!”秃头龙肺都要气炸了,言语中满是遗憾与愤怒。

    二长老巫通也是重重叹息一声:“怎么会这么不凑巧,这下不好了,南蛮诸国插手,局面就失衡了!”

    黑水玄蛇、巫山黄鸟二神面面相觑,在两人目光中亦是遗憾不已。

    另一边,各方诸侯经历了起初的震惊后,一个个也回过神来,当即第一时间,所有人目光齐刷刷落在蜮民国二神身上,目光不善,杀气腾腾!

    之前各方诸侯相争,那是内部的争斗,可是一旦事情牵扯到蛮夷,秉承着“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天朝诸侯将矛头一致对外。

    就连委蛇也愤然望向蜮人神、蜮妖神。

    天朝与南蛮诸国相争,为了争夺他大打出手,打到最后,他很有可能从“香饽饽”变成受灾者,双方都想杀了他一了百了,这无疑让他陷入极其危险的境地!

    蜮人神、蜮妖神将所有人目光不散地望着他,生怕众怒之下对她集火,当即满脸苦涩无辜,连忙解释:

    “真不是我们唤来的,我们从未通风报信,是他们寻来的!”

    “还敢狡辩,圣上,不如我们先斩了蜮民国二神!”天朝各方诸侯震怒。

    “并不是蜮民二神通风报信,勿要自乱阵脚!”天子帝暮摆摆手,稳住众人,随后目光落在山谷之外。

    岳山山脉有古帝大阵,南蛮诸国来人不敢腾云驾雾,凌空飞行,可是他们身法遁术了得,从大喝出声到抵达山谷不过是几个呼吸的功夫。

    很快,山谷外就遍布南蛮诸国的强者。

    有人三个身子,擅长驱使四鸟,此乃三身之国;

    有人背生双翼,全身毛羽,此乃羽民之国;

    有小人,身长三尺,此乃焦侥之国;

    有人人面鸟喙,背生双翼,此乃驩头之国;

    .......

    南蛮诸国强者一一赶来,人数众多,强者如云,其中不乏鬼神强者。

    因为岳山位于南蛮腹地,天子并没有调集太多了鬼神强者随他同来,以免打草惊蛇,若是细细比较,目前在场的鬼神数量比诸夏天朝这边还要多一点。

    尤其是其中一位南荒强者众星捧月的神灵强者。

    此神长着一副人的面孔,头发蓬松,如同野人一般,耳朵上穿挂着两条青色的蛇,脚底下踩着两条红色的蛇,气息格外强大恐怖,远远超出寻常鬼神,隐隐间透着不似六品阴神鬼神的强大威压。

    秃头龙见状,极其惊骇,道:“大王,此神不是普通鬼神,乃是七品正神,不延胡余,这下不好了,局势彻底脱离掌控,到手的委蛇就这么飞了。”

    有神,人面,珥两青蛇,践两赤蛇,名曰不廷胡余。

    不延胡余威名在外,一见到他出面,又见南蛮各大强国一一出场,天朝众人纷纷变色,局势一下子就紧张起来,剑拔弩张。

    局面对于天朝众人来说很是不利,岳山山脉是南蛮列国腹地,他们跑来本就是冒着极大的风险,眼下被南蛮诸国当场发现,情况糟糕到极点。

    不过好消息是天子帝暮在场。

    诸夏天子帝暮圣道神剑轩辕剑在手,乃是实打实的天下第一强者,有天子帝暮在,无论如何众人的安危是能保证的,唯一的问题是委蛇的归属就成了问题了。

    双方对峙,谁也没有先开口,目光齐齐落在委蛇延维神身上。

    延维神顿时大汗淋漓,心中悲呼不止,他算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现在他夹在两大势力中,左右为难。

    不延胡余看了看委蛇,随后没有多在意,目光落在诸夏天子帝暮身上,大笑道:

    “诸夏天子大驾光临,有失远迎,有失远迎,不过听闻诸夏天子向来光明磊落,为何今日做出这般偷偷摸摸的事情来!”

    天子帝暮镇定自若,笑道:“予一人奉天承运,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何来盗窃之说!”

    不延胡余冷哼一声,呸道:

    “胡说八道,你说你是正统就是正统了?

    你看看三身国君,他乃是远古天帝帝俊之后;

    再看看季禺国,国人乃是绝地天通的天帝颛顼高阳氏后人;

    还有季厘国,国人也是天帝帝后代...

    我南蛮诸国哪一个不是帝族神裔,哪一个没有成为天下共主的资格,你说你是正统,可得我们的承认!?

    此地乃是远古历代天帝封赏给我们先祖的地盘,莫要来此行盗窃之事!”

    神不延胡余慷慨而谈,丝毫不畏惧天下第一强者帝暮。

    老司徒立即站出来反击,火力全开,丝毫不示弱:“无耻蛮夷,尔等还有脸自称帝族神裔,有脸裂土分封,你们祖上都是天帝驱逐流放之丧家犬,还妄想继承天朝大统,奉天承运,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放屁!诸夏贼徒,可敢一战,天下宝物强者居之,委蛇谁赢谁得!”

    南蛮诸国仿佛被戳中了要害,一个个面色涨红,勃然大怒,似乎觉得嘴皮炮仗打不过诸夏天朝,于是也不多想,作势就要和诸夏天朝众人一拼高下。

    诸夏天朝人虽然少,可是有天子在,他们也不虚,当即也叫嚷着“谁怕谁,打就打”。

    双方剑拔弩张,一场惊天大战即将拉开序幕。

    这一刻,夹在中间的委蛇傻眼了,若是双方真的打起来,大动肝火,到时候打得难解难分,倒霉的可就是他了,一不小心就会从香饽饽变成两方都想灭到对象。

    “诸位,诸位,勿要大动干戈,勿要大动干戈,此乃古帝遗迹之地,山中有上古大阵,若是诸神大打出手,触发了阵法,大家可都要倒霉了!”委蛇连忙出声劝架。

    委蛇一出声,双方目光齐齐落在他身上。

    不延胡余指着委蛇,喝问:“委蛇,说,你选哪一边?”

    委蛇面色一僵,选哪一边,他敢选嘛,选哪一边都是死路一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