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 > 网游小说 > 超能文明之古神觉醒 > 第一千二百二十一章:焚天
    这是老萧头自我猜想,等他以后知道事情真相时,顿时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现在两**师进入虚空战斗,自然下方的超能者没有机会一睹眼福,可是老萧头却不想错过这种千载难逢的观赏机会,他就让闫老大骑乘着巨灵族人暂时回到船舱,他独自一人踏虚离开了地球,进入了虚空。

    星空内,充满了法力气息...四周星辰光芒也犹如被一股有形之力朝着两**师输死搏杀的位置撕扯....

    地球在高维度映衬之下显得有些孤寂...巨大木星悬臂,遮挡着第一道维度之上乱石流。老萧头打眼一看,两**师正在那一条碎石流之上彼此交错斗法。

    自虚空向维度透视,感觉就像是在看3d全视角电影,老萧头踏虚跃起,几个纵跳已经踏出了地球维度,在濒临碎石流前,他找了一处岩石躲避起来。

    透过星光点点,两个急速飞跃的身形在漆黑的星空背景上面留下无比绚丽的光影.....法术,尤其是在虚空中更加显得灿烂,犹如节日的焰火。

    法师级别的法术,对于老萧头已经构不成隐蔽,他的无限细节可以轻而易举透视其内所有的细节。

    因此在他眼中看到的法术,不再是单纯的色彩,而是一个个分解的法术招式。

    法师毫无察觉,他们彼此奋力斗法。眨眼之间已经斗了数十招。二者法术境界伯仲之间,因此一时三刻很难分出胜败。

    正因如此,也给了老萧头足够的时间去洞察他们法术。

    两位法师也各有特点,其中一个属于蛮力型,身高马大,皮糙肉厚。纯属一种抗击打能力的肉盾。而另外一个法师身法灵活,速度敏捷,他着重于策略和法术变化。这二人斗法,恰好代表了两种截然相反的战术。

    法师展现出来的法力,就如同是一种外力,或是借助于高维能量,或是借助于高维落差威压,以及各种元素能量....而魔法师展示出来的,却是一种来自他本身血脉内的先天法力。那就像是一种天生的蛮力,十分矿业粗暴,却拥有开天辟地之力。

    对比两种法力,强弱差距不大,只是魔法师皮肉更加厚实,似乎法师对此十分忌惮,有几次他几乎要打到魔法师,就因为对方一拳逼近他的法力防御,立刻就闪身撤走。

    魔法师也有弱点,那就是先天之力无法持久作战,似乎每隔一段时间,魔法师必须吞服一些补充体能的药物才可以继续战斗。

    当然这都是指得势力相差无几的两个人,一旦法力境界拉开,那么任何一个高阶法术都以轻易灭杀低阶。

    两个法师体斗法越来越快,他们内法体的运转路线也清晰无遗的呈现在老萧头的透视之下。

    自从拥有无限细节意识之后,他看任何东西都会将其无限细节化,当然也包括法师的身躯。虽然由于法力场的存在,使得老萧头无法一次窥伺很多,但是他持续的透视下去,很快就可以将法师的身躯给无限细节化。

    在他脑海中两个法师被遮挡的区域一点点变得透明,最后变成了无限细节,此时他才真正领悟到墨子夫所言非虚。

    渐渐地,老萧头开始以内心阵法奥义去推演这些法术,使得他更加清晰了法术本源。就如同是一个人在看两只野兽彼此搏杀之后,领悟出来的武术招式一般。

    老萧头也将其法术提炼成了阵法奥义。

    其实老萧头并不知道,他无意间将阵法奥义用于法术观摩。却开辟了一条自悟法术之路。只是他现在还无法做到触类旁通,现在也只是阵法奥义的提炼而已。

    二者法术此时在老萧头眼睛里面已经毫无奥秘可言,他们彼此每一次斗法几乎都在老萧头预测之下,甚至他还能指出二者的不足之处,如果改为这一招,或许对方已经受创...他又站在对手角度喃喃自语,以这一招破解之,可免受一击。

    如此这般,老萧头内心的斗法推演甚至比斗法之中的两个法师对抗还要激烈。

    至于他们孰强孰弱,老萧头已经并不关心,他重视的是能够从中获得阵法领悟....因此老萧头努力将天道感知释放到极致,最后竟然突破了两个法师的法身,进入了他们身躯内部。

    奇怪?老萧头愣了一下,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原来在法师法身内部,竟然是一个真空。那也就意味着他们并不存在真正的多维实体。

    老萧头生怕自己看错了,又重复了透视了几次,最后终于确定了这是事实。

    原来法身只是一个虚幻法术外壳,其实在法师身躯内部,任然还只是之前的超能体系,只是稍微改变了一些形态而已。

    至于魔法师略有不同,他的外壳变得极其实体化,就像是穿了一件铠甲。由此说明,他的防御力远比法术法身要强大数倍。但是他们体内却没有真正高维血肉经脉,他们所有的只是一个空置的外壳,真正可以支撑这一句高维实体的高维经脉却一根也不存在....

    重复了数次验证之后,让老萧头不得不接受一个现实,那就是人族并未真正达到过高维实体,而所谓踏虚者,都只不过是领悟了部分可以进入高维的技能法术,或者练就出一个可以抵抗高维落差威压的躯壳。

    一念及此....老萧头忽然脑海顿悟了墨子夫那一句话:或许法体并不只踏虚这一条途径.....

    没错....或许踏虚原本就是一个错误的修炼方式.....而墨子夫却无需踏虚也完成了高维实体....当时他透视过墨子夫,他无论是肉身还是经脉都已经完全高维化....

    也就是说,墨子夫才是人类唯一的真正完成高维进化的人....

    老萧头此时脑海内仿佛扫清了一切迷雾豁然清晰起来......

    荒野中,第二命将一把折扇,一根焚天尺,一块玉佩,三个连体护甲一起丢在聚能阵内开始炼化。

    第二命则是守在一旁,不停朝着面前几件法器喷射暗火....这几件得自青年**师的法器十分难以炼化,原本第二命想借助于地阴泉炼化它们,但是这几件法器根本无法带入暗识界。

    第二命只能以最简单原始的方式,用自身蛟体形成暗火来炼化法器。可是整整过去了一日,他仍然未炼化这几件法器的法防。

    可见这几件法器绝非凡品....只是无法破开法防,第二命就无法识力注入其内,那么它们还依然是原来主人之物。

    “主人,要不让我试试”就在第二命一筹莫展之时,鬼仆鬼头鬼脑走到他面前,毛遂自荐。

    第二命侧眼瞥了他一眼,冷声道:“你有几成把握?”。

    鬼仆见到第二命那双凶恶的眼睛,立刻狂吞了一口唾沫说:“血族能量最厉害之处就是其腐蚀之力,老仆虽然只苏醒了不足十分之一的血脉,但是要腐蚀这几件法器的法防,还是勉强可以办到的”。

    第二命轻微点了点头,然后将聚能阵一推,几件法器平移到了鬼仆面前。

    看着那件绿油油的焚天尺,鬼仆舔了舔嘴唇。其他几件法器,他根本都不放在眼中.....只有焚天尺,那可是四级文明的法器.....他努力压抑着内心的贪婪,表现的十分平常,尤其是对焚天尺,他更是显得不屑一顾的模样。

    接着鬼仆就运转起血族之力,开始了腐蚀这些法器。他双手不停转化着手势,血红色的能量渐渐侵蚀着那些法器。最后终于将其法防破开,就在这一瞬间,一股强悍的气息自法防内迸射而出。

    将鬼仆重重轰击倒飞数百丈外,第二命手臂一挥,一股暗火喷射而出,快速包裹住哪几件法器,接着大量的暗识力涌入其内,这几件法器内那股强大气势被一点点炼化,最后消失不见。

    第二命这才一挥手,几件法器落到他面前。第二命凝神观察了一会儿,转身望向鬼骑,拿起其中那块玉佩走到他身旁说:“这块玉佩具有很好破法之力,你佩戴它可以抵御任何法术轰杀”。

    鬼骑无比激动表情冲着第二命跪地膜拜,他昂起头,一枚破法玉佩悬挂在他的脖颈上面,显得无比神气。

    接着第二命一转身看向鬼仆,这让原本趴在地面的鬼仆,一个健步跳起来,他以最快的速度奔跑到第二命面前。眼睛情不自禁地朝着焚天尺望去。

    第二命手掌在几件法器上面来回移动,最后落到了焚天尺上面,鬼仆此时激动的脸颊都在抽搐,可是第二命却又放下了焚天尺,这让鬼仆内心又开始紧张起来。

    第二命想了想又拿起焚天尺,然后转身冲着鬼仆走来。

    鬼仆无比激动表情噗通跪地,双手高高举起,但是第二命却没有停下脚步,直接跃过了他,将焚天尺交给了鬼将手里。

    鬼仆回头眼睁睁看着焚天尺落到了鬼将手中,脸色骤然变得无比难看,他恨不得立刻冲上去从鬼将手里抢夺过来。

    然而他立刻就看到了第二命那双阴冷的眸光,鬼仆只能压抑着内心的怒火,重新低下头。

    第二命又走回来,捡起三件甲防交给了鬼仆说:“你是他们之中防御最弱的一个,这东西比较适合你”。

    鬼仆一脸苦闷的接过甲防,然后苦笑着冲第二命拜谢,之后就一个人躲在角落里面偷偷打骨将的主意。

    “哼,老子总有一日把它搞到手.....要不是为了这件焚天尺,老子才不会舍了那么血族之力去辅助这个杀星炼化法器....焚天尺老子势在必得,只要借助于焚天尺,老子就有希望打开一条通往极寒维度的捷径,到时老子就拿回本体,将你们几个统统斩杀”鬼仆内心不停发狠,但是他还得装作一副很受宠若惊的表情给第二命看。

    第二命拿起最后一件法器,折扇放在眼中看了看,感觉这件法器确实拥有很强大的维度攻击力,只是对付三品之下**师还颇有效果,一旦遭遇到领悟维度之力的**师就有些班门弄斧之嫌了。

    第二命思索了一会儿,将折扇收起,他准备瘦猴苏醒时交给他,毕竟瘦猴是他们之中最弱一个,或许这件法器可以帮助他躲过**师的追杀。

    第二命一切分派之后,就转身走到聚能阵旁,开始补充暗识力。由于他和青年**师相斗损失了大量的暗法力,又加之一日炼化法器,使得暗识力几乎濒临枯竭。这样就使得暗识界内地阴泉有些法力减弱,一想到那些恐怖的枯骨暴走,第二命立刻全力补充暗识力。

    鬼骑和鬼将则是在一旁开始各自炼化熟悉自己的法器。只有鬼仆根本不屑去炼化甲防,他是随手往地面一丢,冷哼道:“这东西也配本魔君穿着”。

    但是他没走几步,又迈步走回来,捡起甲防,自言自语说:“总比没有强,老子现在修为实在太薄弱了,竟然被一个年轻的**师给打得差点本体溃散,这东西或许可以抵挡一两次攻击”。

    因此鬼仆也拿着甲防凑到鬼骑和鬼将身旁,开始了炼化。只是他们彼此之间并不说话,仿佛对方都不存在似得。

    一直持续到天黑,第二命首先苏醒,他此时暗识力已经稳固,他转身看了一眼三个人。发觉三只法器已经变成黑色,看来离着被他们彻底炼化只是需要一点时间而已了。

    第二命抬头仰望着苍穹,高维内无数碎块漂流的景象,尤其在夜晚显得特别震撼。

    第二命凝望着星辰和高维碎块,内心中却陷入深深迷茫.....他还记得那个和魔音仙子一起相拥着看天空星辰的夜晚。那一****依偎在自己怀里,软绵绵的乖巧像一只小猫。当时的第二命对此并未产生任何感觉,但是自从他拥有了人类的一半法体之后,他的情绪里面竟然也掺杂一丝人类的情感....

    有时候这种情绪搞的他的内心十分迷乱,又十分渴望了解那种陌生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