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 > 都市小说 > 特战之王 > 第七十六章:我的李氏
    李天澜。

    李狂徒。

    无论两人之间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因为李氏的原因,两人的一生都注定有着数之不尽的纠缠。

    他们确实应该好好谈谈。

    但李天澜注意到了自己的措辞。

    李狂徒同样注意到了李天澜的措辞。

    他是说。

    谈判。

    无论两人接下来谈的是什么,这个词用在这里,都理智的有些冷漠。

    鲜血染红了李狂徒的病号服。

    他的身体没有动,缓缓渗出来的鲜血已经止住,他坐在床上,披着一身月光,看着站在幽暗中的李天澜,一瞬间想了很多很多。

    属于他的天都炼狱。

    属于李天澜的东皇宫。

    夹杂在中间的李氏。

    很多事情,在他身份曝光的那一刻就已经被一种无形的力量推动着,不断向前。

    碰撞或是融合,都是势在必行的事情。

    这样的谈判早晚都会来。

    可对于现在的李狂徒而言,这种谈判的时机未免太过离谱。

    月光下,李狂徒抬起头,看着李天澜,面无表情道:“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谈判?”

    “你还活着。”

    李天澜平静道:“那我就有资格。”

    李狂徒活着,是因为王天纵没有杀他,同样也是因为李天澜救了他。

    病房内幽幽的黑暗缠绕在李天澜身边,他的轮廓有些模糊,但声音却无比清晰:“我不欠你什么了。”

    “确实。”

    李狂徒沉默了很长时间,才点了点头。

    他在东欧救了李天澜一次。

    李天澜也在东欧救了他一次。

    两不相欠。

    寂静的病房里弥漫着冷漠的气氛。

    李天澜静静的看着李狂徒。

    从北海到叹息城,从叹息城到幽州,再到这间病房。

    他的身体极为疲惫,可思维却愈发清晰冷静。

    面对着李狂徒,他的内心只有平静。

    他们是不是父子?

    李天澜不知道,但现在他已经不想再去回避什么,不知道,他直接就问了出来:“你是不是我父亲?”

    李狂徒冷冷的看了他一眼。

    “如果事实如此的话。”

    李天澜笑了笑,指了指离兮:“你,我,她,我们,算是一家三口?”

    他自己都很难相信自己会这么平静的在最有可能是自己父母的人面前谈论着自己的身世:“不管是不是,我需要一个答案。”

    李狂徒这次没有犹

    豫,也没有掩饰,他给了李天澜一个最真实的答案:“不是。”

    李天澜沉默下来,好半晌,他才笑了笑:“原来如此。”

    一直以来的一些困惑似乎因为李狂徒的回答变得清晰。

    他为什么得不到李狂徒的认可?为什么得不到天都炼狱的认可?为什么李氏有一部分人认为他不配拥有李氏?

    原因很简单,因为他和李狂徒,不是父子。

    “这样的话,我们的谈判就更有必要了。”

    他平淡道。

    “你想谈什么?”

    李狂徒的声音愈发冷漠。

    “谈谈李氏吧。”

    李天澜向前走了两步,月光与黑暗交汇的地方,他的身影陡然之间变得无比真实:“我们是不是父子,不重要。甚至我到底姓不姓李,也不重要,我可以不在乎这些问题。但有一点我很在乎。”

    他看着李狂徒的眼睛:“无论我是谁,但李氏,必须是我的。”

    “哦?”

    李狂徒似笑非笑的扬了扬眉。

    “我要天都炼狱。”

    李天澜的声音无比平静。

    “你做梦。”

    没有任何犹豫,李狂徒给出了自己的态度。

    他的笑容有些虚弱,但声音却异常坚定:“你如果不姓李的话,凭什么想要属于我的李氏?”

    “就凭这些年我叫李天澜。”

    李天澜看着他:“这一点,以后也不会变,你问我凭什么...呵...”

    “凭什么?如果我不姓李的话,这么多年,我为李氏承受的一切,又是凭什么呢?”

    李狂徒转过了头,淡淡道:“这个问题你不应该问我。”

    确实不应该问他。

    要问,或许应该去问李鸿河,或许要去问他的亲生父母,问所有当时做出那个决定的人。

    “我会问他们的。”

    李天澜淡淡道:“但是答案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必须要拿到李氏,完整的李氏。”

    “还是那句话,你不配!”

    李狂徒冷然道:“你有你的委屈,但李氏也不欠你什么,你或许承受了很多东西,但李氏何曾亏待过你?剑二十四,战神图,你如今的武道,都与李氏息息相关,你如今是黑暗世界中的天骄,如果没有李氏,如果你不是李天澜的话,这些,你什么都得不到。”

    李天澜的人生本不应该是这样的。

    李狂徒知道这一点。

    如今的李天澜也知道了这一点。

    或许就如同李狂徒所说的一样,如果不是李氏,他学不了剑二十四,也不

    会有天骄的称呼落在他身上。

    但没有这些,他的人生同样也会精彩,他会是整个中洲最顶级的大少,锦衣玉食,荣华富贵,他的人生会无比平稳的走到一个足以让人颤栗的位置,他不用游走在生与死的边缘,不用去纠结所谓的大势,他的道路无比平坦,同样也可以光芒万丈。

    那样的生活,有什么不好的?

    他用那样的生活换来了如今的一切,这根本算不上是得到什么。

    他姓不姓李,其实真的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过去二十多年的时间里,在承受着无数的压力和期待中,他是李天澜,始终都是李天澜。

    如果他得不到李氏的话,那他过去的二十多年时间,又算是什么?

    “我是天骄。”

    李天澜平静道:“既然如此,你把天都炼狱交给我,应该会更放心才对,毕竟无论我是谁,我现在都姓李。”

    “你会杀我么?”

    李狂徒沉默了下,突然问道。

    现在的他伤势极重,完全没有半点战斗力,李天澜想要杀他,可以说是不费吹灰之力。

    “我如果坚持不把天都炼狱交给你,你会杀我吗?”

    他又问了一句。

    “不会。”

    李天澜淡淡道。

    “我不意外这样的答案。”

    李狂徒点了点头:“所以你也不应该意外我的答案。我不可能把天都炼狱交给你,你是未来的天骄,但现在,在我眼里,你并不算什么,等我伤势痊愈,不,只要我恢复一半的战斗力...”

    “没有意义。”

    李天澜平静道:“东欧乱局之后,你就应该意识到这点,你,王天纵,你们都过时了。”

    在所有人都在猜测如今的李天澜有多强大的时候,李天澜终于在李狂徒面前掀开了自己的底牌。

    “不要说一半的战斗力,就算你恢复到巅峰状态,也未必能奈何得了我。”

    他确实没有进入无敌境。

    但他手中有剑。

    黑暗中,他抬起了手。

    精致的轩辕剑出现在他手心,无比温顺的颤动着。

    “我或许不是你的对手,但加上它,你又能如何?”

    李狂徒抬起头看着李天澜的手心。

    轩辕剑在缓缓旋转着,无比优雅,却又无比锋锐。

    一抹极为明显的错愕出现在了李狂徒脸上。

    他的表情就像是大白天活见鬼一样。

    “这东西...”

    他的瞳孔收缩了一瞬,不可置信道:“这东西怎么会在你手里?!”

    九天神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