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 > 科幻小说 > 侯府娇宠 > 第856章 到时候 自然娶
    皇后当众邀请,焉有不应之礼?

    秦云舒扬手扶住她,“北地部族花束,齐京少见,去看看也好。”

    说罢,她缓缓向前,领着谢蔓儿顺着湖上水榭到另一边,宫婢亦步亦趋跟着。

    北地,比起齐京,湿润度不够,土壤略干燥。几处部族位于北地以北,更为干燥。那处的花,都比较耐旱,比起齐京,花瓣不大,但别有另一番景致。

    两人缓缓朝前,渐渐消失在众人视线。

    晚些离水榭的闺秀看到,心中不是滋味。各家府邸小姐都来了,皇后单单邀请定北侯夫人,其他闺秀,她一句话都不曾多说。

    如今,贵为皇后,没人敢说她坏话,只眸中深沉。

    “定北侯夫人,还是和未出阁前一样,气势自是不一般。”

    这气势便是孤冷,不理人,自视甚高。

    “那当然,人家现在一品诰命夫人,比兰夫人地位都要高些,夫君又那么厉害。还是那句话,世间所有的好,都被她占了。”

    低声议论一番,仿佛这样,心里才好受些。

    不多时,剩下的几个闺秀也出了水榭,到一旁往厢房去时,却见常知茉静静站着,瞧着无人的远处,也不知看什么。

    “常大小姐,您怎不走?难不成等定北侯夫人?”

    谁不知道,这位常府小姐,一直攀附秦家呢!

    常知茉收了视线,并未答话,她刚才看到,谢大人从那条小道离开。

    她已许久没有看到他,从他进来的这刻,她就瞧着,袭长的笔挺身影,映入眸中,更刻入心里。她多希望,就这么一直看下去。

    可曲钟人散,总有离开的时候。他不曾看他,可能不知道她今天来。

    参宴的很多姑娘为他而来,但在他眼里,又会将谁看在心里?

    毫无一人,淡淡的眸不为谁停留。

    “算了,她高兴等那就等吧!”

    说罢,大家不再理会,迅速走远。

    常知茉等她们都走了,才抬脚往前。

    “知茉。”

    忽然,有人唤她。

    常知茉转身看去,见眼前贵人,她立即福身行礼,“郡王妃。”

    杜思雁轻轻笑着,扬手扶她起来,“不用多礼,若你不回厢房,咱们走走吧?”

    她知道,除了自己,秦姐姐和这位常大小姐,关系也不错。

    既得了秦姐姐的认可,品性应是不错。

    常知茉和杜思雁交情不深,有些拘束,但仍点头,“好。”

    两人一同离去,刚走出水榭,进入旁侧小道不久,就听一阵沉稳脚步声。

    听到第一声的那刻,常知茉心头就发紧,手也跟着握起,如果不是杜思雁在,她不知如何应对。

    谢大人,她很久没有见的人。

    “谢大人。”

    杜思雁有礼问候,身为郡王妃,她不必行礼。

    谢运之点头,随即回道,“郡王妃。”

    一声落下,视线逡巡而过,掠过常知茉。

    “来人。”

    不多时,身后侍卫上前。

    “大人。”

    “郡王妃不熟悉府邸,派个丫鬟领路。”

    很快,侍卫领命去办。

    杜思雁怔住,她没想到谢大人这么客气,完全没必要管她。

    转念一想,很可能兰夫人寿宴,他对兰夫人一向敬重。

    此时,常知茉仍不敢和谢运之对视,等她鼓起勇气,脚步再次传来继而走远,她只看到笔挺背影。

    心没来由的空落,刚才,不知他有否看她一眼?

    “走吧?”

    杜思雁轻声问道,得了她的回话后才往前去。

    岔路口时,丫鬟被派来,领着她们朝院子走。

    兰夫人居住的府邸不大,胜在别具一格,园子错落有致,冬日时节绿树成荫,花团锦簇,花瓣却是不大,可颜色尤其鲜亮,生机盎然。

    杜思雁刚想问这是什么花,就见不远处秦姐姐和皇后站着,身侧是谢小公子。

    秦云舒和谢蔓儿入了后园没多久,谢煜就来了,毕竟皇后是他妹妹,问候极具也在理。

    但没几句,却屡屡看向秦云舒,在她看来,两人没有多深的交情。

    若有,也是敌人。

    “侯夫人很喜欢北地花?”

    生机勃勃的事物,秦云舒都欣赏,略略点头轻嗯一声不再多言。

    “我很久不在京城,你我相识一场,你成婚我却没送礼。”

    谢煜笑着,令人猜不透,就连谢蔓儿都觉得他话里有话。

    “哥,姑姑寿辰,你也许久没见,怎不陪她?”

    话音落下,她就见常知茉和杜思雁走来,立即挥手,尽是笑意。

    谢蔓儿入主椒房殿后,和常知茉多有往来。

    秦云舒看到她们也笑了,问候前她特意看着谢煜,“谢小公子,您现在还是陪兰夫人为好。”

    这里有未出阁的姑娘,你在,很不方便。

    谢煜知道,赶他走了,略略一笑,转身走远。

    他来这,就是看看秦云舒,如今成了侯夫人,和做姑娘时,性子可有变化?可知,小叔叔对她的心思。

    然几番试验,当真和以往一般滴水不漏,甚至比以前更盛。看着客气有礼,时而微笑以对,实则对周遭一切并无兴趣。

    他就不明白,小叔叔怎就喜欢这样的女子?换做旁人,何须这般,哪个不是欢天喜地尽力讨好?

    碰上这样的女子,小叔叔只会更累,一向狠心的人,在她身上却难得一见柔情。

    心软造成如今局面,依他看,当初就该想方设法杀了。

    思及此,谢煜双眸微眯,最终恢复如常。他清楚,已经过了最好时刻。定北侯夫人,一品诰命,怎能莫名其妙死了?

    一步错,步步错。

    “小公子,兰夫人叫您过去,谢大人也在。”

    管事走来,恭敬禀告,更侧步扬手指明道路,“兰夫人庭院就在这条路尽头不远处。”

    谢煜以前来过,但修缮很多次,内院道路改了不少。

    谢煜点头,很快往前走去。

    待他到时,谢运之正在倒茶递去。

    “你也不小了,就没个喜欢的丫头?”

    谢兰接了茶盏,没有喝,而是放在一边,轻声问道。

    字字清晰传入谢煜耳中,他听的出来,太姑姑真的关心。

    “朝务繁忙,哪有心思在此?姑姑无需担心,到时候,自然娶。”

    话音低沉,谢煜仍听的分明,此话当真?秦云舒在小叔叔心中,已经没有那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