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 > 科幻小说 > 豪门隐婚:惹上腹黑男神 > 第596章 奇迹
    “雨烟,我知道了,我会给你时间去思考的,妈妈这就走,妈妈不会再去打扰你,若你想妈妈了,或是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就打这个号码好吗?”郁雅从包里拿出一个记事本,撕下一页,把自己的电话号码写了上去。

    深夜一降临,雨烟躺在了床上,她将头埋进了被子里,居然低声哭了起来,她从没像现在这样,那么难过,心那么的痛苦,她感觉自己的心是在左右徘徊的,被分成两半的,一半是憎恨,一半是原谅,如果她不是那么的矛盾,她真的很想立刻就原谅自己的母亲,毕竟这么多年过去了,曾经对她的怨恨也不再这么的明显,或许,她也有苦衷,但也不能把所有的错都怪在她身上。

    可是,她还是无法做到从容的去面对一切,那些和她的隔阂,早在她不在的这些年前就形成了,想要遗忘,不是一朝一夕的。

    妈妈,你为什么现在才出现,你知不知道,我对你,再也不会像从前那样依赖了,你当初的狠心,你绝不知道,这些年,我们是如何度过的,而现在你一时的怜悯,只是徒增伤悲罢了。

    你叫我如何原谅,你的离开,爸爸的离开,五年来,我的身边几乎没一个亲人,我每次都会在睡梦里哭着醒来,叫着爸爸和你,我曾经哭得多伤心,多害怕,可是我必须学会坚强,我被人排挤,我带着穆鑫生活在最底层,过着猪狗不如的生活,我去兼职好几份工作,每天累得不像话,为了穆鑫过得更好些,我去做很苦很累的工作,有时我还在缅怀自己的过去,曾经过着锦衣玉食般的生活,而如今,却是落魄的连温饱都成问题。

    那些从没被参与过的过去,你又如何知道,这些年我是如何挣扎的,如何拼了命的寻求一条生路,不为别的,只为我那可怜的孩子。

    当我想要和过去说再见的时候,当我已经彻底的决定放弃曾经拥有过的那些美好的片段和回忆时,你忽然的出现,又将我陷入水深火热之中。

    雨烟醒来时,杜世夜已经将早餐买好放在了饭桌上,是她最爱的水煎包和红豆汤,人不知道去了哪里,只见上面附着一张小纸条,雨烟细细一看,不禁笑了起来。

    心里一股暖意袭来,她这一生,除了亲人,再也没有任何人这样对她了,而他是第一个,他写在纸条上的话让她的心不禁泛酸。

    人这一生活得太难,有时能简单便简单些,她这一生,牵绊太多,反而变得更有勇气去承担,越是逆境,越是坚强,正应了这句俗话,不过,牵绊太多已成累赘,这一生,便不再相信任何好的事物。

    纸条上写着:雨烟,你一定要幸福,比我们任何人都要过的幸福。

    杜世玉犹在半梦半醒中,梦里,他好像梦见了一个人,好似有人在注视着他,一个朦胧的身影,纤细的个子,站在雨里,迎风飘扬的长发凌乱的搭在两肩,雨夜里,他看见了这个熟悉的影子,她慢慢的转过身,看向他,她在对着他微笑,慢慢的离他越来越近,随后,她的脸渐渐地变成另外一副模样。

    在走近他的同时,他意外的看见,她的身后出现了一条湖,随后她便纵身一跃跳了下去。

    “雨烟。”杜世玉忽然之间惊醒,他的额头上渗出一层细密的汗珠,这个梦太过真实,真实的让他以为,她会真的消失在他的世界里,他的身边再也没有她的存在,会不会不习惯,更会不安呢?

    他从来都不希望她消失在他的世界,就如他当年逼她签下离婚协议书的时候,她几乎快要哭了,而他却还是不管不顾的杜眼看着她用颤抖的手签下她的名字,之后,他们没有任何的联系,就像断了线的风筝,没有彼此的牵绊,就像他的生命里,再也没有她。

    回顾他这几年的生活,家人为他安排了完美的未来,父亲的公司也交给了他掌管,公司被他运行的如鱼得水,之后又娶了赵蔓熙,他的未来可以堪称完美到无懈可击,可是谁又能知道,他最想要的是什么,最希望得到的又是什么,这些年,他得到了一切,却无人能知,他这一辈子,最想要的便是能让心爱的人待在身边。

    可他今生又真心爱过谁呢?

    赵蔓熙,又或是别人,他有过感觉的女人不少,被狠心伤害过的也不少,他承认,他一向都比较滥情,喜欢一个人,时间最长都不会超过一个星期,时间一长,他就会感到腻味,直至厌烦,很少有人让他真心喜欢过很久,除了赵蔓熙,她从五年前就一直跟着他,即便之后对她的感情淡了,可是距她待在他身边这么久,他还是不忍心说出太过伤害她的话。

    其实五年前,他做过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逼她签下了离婚协议书,其实当他看到房雨烟流下眼泪的那一刻他就已经后悔了,只是对她太多的误会,让他没办法对他所知道的一切至若旁骛,之后他知道了关于她的一切,却是在他出国后的第一个星期,时间过得太快,一眨眼便是五年,五年的时间不算长也不算短,可对于一些人来说,却是一生。

    匆匆而过,转念便是一世;蓦然回首,眼前却已是另一番景象。

    不难想象,这些年,他和她之间,究竟有着怎样的差别,怎样的不同,他或许已经猜得到,她这些年过得如何,像小说女主角一样,悲惨的虚度。

    杜世玉天没亮就醒了,这几天,他都待在莫少坤家,因为不愿回那个家,所以连杜父打电话劝他回去他都不听,执意的住在莫少坤这里,一房面,他听闻了赵蔓熙好像有些受不了,到处找他,他住在莫少坤那里的事没有人知道,蔓熙那里,心里自然满是担心,不过他正好落个清静。

    他不想回去,真的不想,就连回去再看一眼那个女人他都没心情,现在他只想一个人静静,对于未来和蔓熙的婚姻,他已经把握不住了,或许他会更加提前结束这场婚姻悲剧。

    他知道赵蔓熙陷入这场婚姻里是无辜的,她爱他他也知道,只是他的爱没有多余的那份分给她,对她,他只能把所有好的一切给她享受,而不是给予着他这一份真心而自己却完全不想给的爱,那样对她也不公平,也许更加自私。

    至于房雨烟,从以前怎样对她,现在他同样也是怎样对她,他知道她这些年过着怎样的生活,可是他还是选择残忍的伤害她,他知道自己的生命里已经少不了她,却还是自欺欺人的骗自己说,他根本不在乎。

    她不过是一个女人,一个在五年前就被自己抛弃的女人,她很普通,而他最不缺的就是这样的女人,所以少了她的存在,他一样可以活的更加潇洒、自在,距她又有什么资格干扰他的生活呢?房雨烟,他早就遗弃她了,即便之前对她存在过一丝丝的悸动,也在之后的岁月里消失的无影无踪。

    台的夜市很热闹,雨烟带着穆鑫四处逛,穆鑫要了很多东西,雨烟也顺从了他一些,玩到有些晚的时候,穆鑫竟偎在雨烟的怀里睡着了,雨烟勾了勾穆鑫的鼻子,心里又是一阵心酸。

    他还不知道自己的生身父亲是谁呢?真是个可怜的孩子,最近他经常问她为什么不见爸爸,她总是编一些理由搪塞他,她知道这样不好,可是她不想再和那个男人有任何牵扯。

    穆鑫,是妈妈对不起你,你一定要原谅我,我是有苦衷的。

    对不起,妈妈当初的自私反倒害了你,穆鑫,你是妈妈现在最重要的人了,如果我的身边再没有你的话,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还能不能继续的装坚强。

    都说时间长可以越来越学会着坚强看待,现在,她真的有些看明白了,人活这一生,就算再苦再累,也必须学会忍耐,因为很多事都不会顺风顺水的,五年的时光里,发生在她身边的事一切都变幻无常,有时她在想,为什么受苦的都是自己,幸福的都是别人,她曾经不也是人人羡慕的千金大吗,眨眼的功夫却也沦落到穷困潦倒的姿态,一切都太假,太现实,她不得已,也不得不相信,这一生,必须靠着自己过活,才能有一线生机,否则,必须活在最低沉过着最低贱的生活。

    街上的路灯依稀的照着他们俩人,形成一个小小的影子,大部分的商店都已关门打烊,雨烟抱着穆鑫,拦了无数辆计程车却都因各种原因被拒载,无奈下,她只有徒步抱着穆鑫走在无人的街上,夜晚的风偏凉了些,吹得她的脸颊微微发凉,有些干裂的嘴唇勉强扯出了一抹微笑,她耸耸肩,继续换了个姿势抱着熟睡的穆鑫向前走去。

    前房的路好似很近,却又感觉很远,她觉得自己仿佛再也走不到尽头一样,像一条通往陌路的羊肠小径,她看不到未来在哪,只能估摸着前行,这样的感觉,当真是很不好受。

    她抱着穆鑫,像个婴儿一样蹒跚着前行,离家不远了,可是抱着穆鑫的身子已有些吃不消了,她承认,她最近身子底子实在很差,经常会感冒发烧,动不动就会上医院打点滴,中西药吃了不少,有时候她真想就一死了之,不去医病,可是一想到穆鑫,她还是逼迫着自己强撑着身体去医院看病。

    路灯照着前房的路,雨烟隐隐约约的看着不远处停着一辆车,渐渐靠近那辆车时,雨烟房才看清,车窗是打开的,里面映出一张俊美异常的脸,菲薄的唇角微微扬起一抹极美的弧度,狭长的丹凤如一道妖媚的风景,魅惑的令人窒息,她陷在原地,静静地看着车内的那个人,良久,她才从刚才的恍惚中反应过来。

    车内的人立刻打开了车门,高大的身躯站在了门外,漠然的逼视着她,一如五年前那一天的眼神一样,淡淡的,却透着让人窒息的冷漠和绝望,而这次他的漠然则不同,让她看了,心却异常的平静。

    雨烟在想,也许她对他的爱,早在他让她签下离婚协议书的那一天彻底结束,那一天过后,她的心已被重重伤过,之后她不敢在接受任何男人的追求,一个房东曾说过要娶她,可是当她得知后却在第一个晚上搬离了那里,有邻居为她介绍了家世背景不错的男人,却也在跟他第一次见面后被她不带犹豫的拒绝,之后的几年里,她的生活里便再也没有那些男人的存在了,她又恢复了平静如初的生活,只是,日子却过的越来越平淡如水。

    可这样的生活,当真是她所要的么?平静的过完这辈子,再也不嫁,只和穆鑫两个人相依为命?

    她不想逼着自己再想下去了,她一定会更痛苦,更揪心的,与其这样,还不如让一切回到原点,按部就班,这样也会让自己轻松点,不再像那些难过的画面。

    可是,眼前人却再也不是曾经那个她深深爱过,难以放手的男人了,这些年,她对他的爱,早被时间冲淡了,她再也不会像从前那样那么执迷的爱着他了。

    她慢慢靠近那辆车,车身旁站着的那个男人,他正目不斜视的看着她,雨烟暗自神伤,淡淡的看了他一眼,终是开了口,说:“杜先生,你真的很闲吗?这么晚了还到处闲逛,不怕你的新婚妻子担心吗?”

    她的话,夹杂着一丝哀伤,她甚至忘记了她手里还抱着穆鑫,她的身子几乎快要撑不住,他高大的身子压迫着她,形成了一个长长的影子,她害怕的向后退去,一只手却已钳制住了她,轻轻一带,她整个人便跌在了他怀里。

    他看着她如水般的眸子,看着他的同时,眼里却夹带着一丝丝的惧怕,他从不知道,她的眼睛可以这么美,明亮的就像昼夜的星星,他记得房雨烟曾说过他的眸子像是深潭,而此刻看她的眼睛,他却反而沦陷了。

    五年前,在他心里,她是一文不值的,而五年后,她却奇迹般的让他的心难以自持,或许曾对她的记忆太过平淡,他从来都不知,原来她也有这么美丽的眼神,这么动人的声音,丝毫不逊色他身边那些美丽妖娆的女人。

    她们是玫瑰,美丽中带着刺,而她不同,她是纯净自然的雏菊,散发着淡淡清香的气息,时间一长,就会慢慢的深入骨髓,发自内心的喜欢上,或许,这就是人和人之间的微妙之处吧!当你不曾在意过她时,她就像初晨的空气,淡淡的不会让人感觉到她的存在,当她渐渐渗入你的内心时,你才发现,越想要磨灭掉和她的回忆却是多么的困难。21百度一下“豪门隐婚:惹上腹黑男神杰众文学”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