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 > 穿越小说 > 明廷 > 第三百九十九章 炮火连天
    火器杀伤力巨大,面对攻城的建虏人尤其如此。

    大战从上午一直进行到即将傍晚,建虏人损失了不知道多少人。

    黄台吉看着浓烟滚滚,爆炸声连绵不断的右屯城下,神色没有了之前的从容。

    岳托站在他身后,低声道:“大汗,可以撤回来了。”

    黄台吉沉漠的脸上忽然一笑,道:“这个人,本汗一定要得到!让济尔哈朗撤回来吧,差不多够用了。”

    “是!”他身后有侍卫打马上前传令。

    黄台吉遥望着右屯,道:“阿济格,岳托,你们率两万人,盯着大凌河,但凡有明军越过,你们都给我吃的一干二净!”

    “是!”阿济格,岳托听着,迅速转身,点兵,随时准备,等候着救援右屯的明军越过大凌河。

    锦州。

    孙承宗等人依旧在不断的等着右屯的消息,十万军队聚集,下一刻就可能迈过大凌河。

    但即便有十万大军,锦州城内的诸将也没有多少信心,此刻都在焦急等待。

    吴襄有些安耐不住,道:“都快一天了,祖大寿还没有消息吗?”

    满桂,赵率教等人沉着脸,目光转向孙承宗。

    孙承宗背着手,面上的皱纹如刀凿,他望着北方,没有说半句话。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匹马疾驰而来,来到近前大声道:“右屯急信!右屯急信!”

    满桂看着,连忙大声道:“快,吊上来!”

    锦州城上的所有人都盯着这个信使,急不可耐的想要知道右屯的具体情形。

    信使很快上来,径直来到孙承宗身前,单膝跪地道:“禀督师,周征云周大人急信。”

    孙承宗一把抢过来,撕开看去,又急匆匆的下楼。

    满桂,赵率教等一群人看的莫名其妙,不少人跟着,满桂一把抓过那信使,怒声道:“右屯到底怎么样了?周征云在信里写了什么?”

    信使被吓了一跳,连忙道:“小人不知道,右屯右屯……对了,周大人写的密信,说是只有督师能解开。”

    满桂一把推开信使,大步追着孙承宗离去。

    孙承宗来到书房,屏蔽所有人,拿出一本书一个尺子,开始逐字逐句的翻译。

    满桂,赵率教,吴襄等人站在门口,焦急的等待,若非孙承宗威望太重,他们都要忍不住的硬闯了。

    孙承宗翻译了好一阵子,等翻译完再认真看去,孙承宗的眉头开始皱起,苍老的脸上出现丝丝凝色。

    看了好一阵子,孙承宗将信与翻译拿起来,放在烛火上点燃。

    赵率教与满桂对视一眼,忍不住的冲进来,急切的道:“大人,右屯到底怎么样了?”

    孙承宗看着信烧完,看向二人道:“你们二人领军出城,随时准备渡河!”

    本来还一肚子问话的两人,立刻抬手道:“末将领命!”

    孙承宗又道:“传令邱禾嘉,命他准备好。”

    “是!”一个亲卫应声。

    锦州迅速动了起来,大军进入最紧张的战备状态,随时都将可能渡河,救援右屯。

    松山。

    邱禾嘉‘借驻’松山,已经完全控制了松山城,看着这座崭新建起的大城,邱禾嘉十分满意。

    此刻,他听完孙承宗的传信,看着右屯方向,脸上都是笑眯眯的笑容。

    皮相站在他身后,小心翼翼的道:“大人,咱们要出城吗?”

    邱禾嘉嗤笑一声,道:“与建虏野战,别说十万,就是二十万也是白搭,我为什么要去救周征云?觉得他给我的难堪还不够?”

    皮相连忙道:“大人说的是。那,督师那边怎么回复?”

    邱禾嘉一脸不在意的道:“他是督师,我是巡抚,能怎么回复?遵命。”

    皮相顿时会意,笑着道:“是大人!”

    ……

    右屯。

    随着天色将黒,建虏终于撤兵,右屯之下,一片狼藉。

    太多建虏人的尸体他们无法带走,残肢断臂,尸体铺满,炮炸的黑色与鲜血红色交错,在残阳映照下,有着难以言说的凄美。

    右屯城上,明军十分的振奋与开心,在大炮与手榴弹的威力之下,他们损失极小,对守住右屯有了非常大的信心!

    曹变蛟看着建虏退走,擦了擦汗,来到箭阁,笑着道:“大人,建虏退走了。”

    周正自然也看到了,嗯了一声,道:“开饭吧。”

    曹变蛟听着周正的话,有些愣神,这就开饭了?这与他们以往的完全不一样?

    终归是大胜,早点开饭,士兵们自然很高兴,曹变蛟应着,就去传令。

    周正回到府邸,看了祖大寿等人几眼,就直接进入他的书房,坐在椅子上,闭目敛息,没有多久,就传出轻轻的鼾声。

    一阵子之后,上官清端着饭菜进来,看着周正已经睡熟,脸上的疲惫却始终散不去。

    她有些心疼,看了一会儿就轻轻关上门,坐在门口,自顾的轻声吃起饭。

    不足半个时辰,整个右屯都飘着酒肉香气,所有的士兵都兴奋的大口吃饭喝酒,吃肉。

    府邸里,祖大寿等人闻着香气,再听着外面人的汇报,一个个气的脸色铁青,要找周正算账,问清楚。

    右屯的粮草最多只能坚持半个月,哪里能这样大吃大喝?

    不过,周正在睡觉,上官清在守着,别说见他了,敢大吵大闹的都被她赶的远远的。

    右屯守住了,这个消息自然很快就传到了锦州与松山,他们的反应不一,但也都是松口气。

    建虏人虽然没有攻破右屯,损失不小,却也没有多惊慌失措,依旧对右屯围三缺一,并且埋伏在大凌河以北,等着锦州方向的援军。

    周正一觉睡了两天多,直到两天后他才醒过来。

    等他醒过来的时候,上官清,孟贺州,曹变蛟等人都在围着他,一脸欣喜的道:“大人,你终于醒过来了。”

    周正是高度紧张后,疲惫至极的昏睡,醒来还有些昏昏沉沉,饥肠辘辘,看着几人问道:“外面什么情况?”

    孟贺州连忙道:“大人,建虏没有再攻城。督师也没有发兵。对了,建虏的援军到了,总数在八万左右。”

    周正揉着头,勉强的思考了一阵,道:“严阵以待,小心建虏再度攻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