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 > 穿越小说 > 奋斗在洪武末年 > 第541章 洪武大帝又活了
    建文旧臣,作为文官士绅的代表,被送到了三法司,接受整个天下的审判……到了这一步,阻碍朱棣登基的所有障碍悉数被踢开,如果继续当什么名不正言不顺的监国,那就是矫情了。

    而朱棣并不是一个矫情的人,所以拥立天子的行动离开展开。

    事实上大家伙早就准备这一天了。

    首先,以周王朱橚为首,宗室藩王一起入宫,齐刷刷跪在朱棣面前。

    朱橚朗声道:“先帝骤然撒手,逆党裹挟允炆,窃据皇位,操弄神器,几近三年。期间尽毁先帝之法,残害百姓,荼毒宗室,离间骨肉,大肆杀戮,以致天怒人怨,百姓怨恨,大明江山,几乎瓦解。”

    “所幸先帝四子燕王朱棣,举义兵,讨伐不臣,奉天靖难,所向无敌……去岁腊月入京以来,整顿朝纲,拨乱反正,擒拿奸党,百姓归心,万民乐业。理当继皇帝位,以安人心,以定大局!”

    朱橚说完,带领着宗室藩王,用力磕头,他是发自肺腑高兴。四哥终于当上了皇帝,从此之后,他的日子也就好过了。

    朱橚既是个没有野心的人,又是个野心极大的人……他想编写医书,让天下人都能得到医治,他想养豚,让家家户户都吃上便宜的肥肉。

    他很单纯,可也很执着。

    有四哥在,在实现愿望的路上,就有了最大的靠山。

    不只是如此,其实兄弟俩的感情,也是最深的。

    其实有关朱元璋头几个孩子,究竟是谁生的,还是存在争议的,官方的说法是前三个儿子,也就是朱标,朱樉,朱棡,以及两个公主,都是马皇后所生。

    可也有人讲,这几位皇子其实都是养子,因为战乱的原因,从小就跟在马皇后身边,与亲子没有差别。

    如果这个说法成立,朱棣也可以算成嫡子,只不过有一个问题,朱棣的生身之母碽妃传说是高丽人,老朱在征战之中,俘虏了一位高丽女子,把她带到了军营,后来生下了朱棣和朱橚。

    马皇后固然对养子们一视同仁,可因为高丽女子毕竟不是汉人,而且此前又是蒙古贵胄的妻妾,辗转落到了朱元璋的手里,出身实在是低微,故此朱棣的出身比其他三位哥哥低一些,没有算到嫡子的行列。

    朱棣都被歧视,就遑论朱橚了。

    从小到大,朱棣脾气暴躁,勇猛好斗,又机智聪明,跟他的出身有很大的关系。

    当然了,同样出身的朱橚就走上了完全不同的路,所以说铁棒可以磨成针,如果是木棒,那就只能磨成牙签了。

    “孤德行浅薄,如何能继承大统,还望诸位贤弟,另择新君!”

    朱棣说完,就摆手让他们退出来。

    朱橚很清楚,这是必要的戏码,他也不在意,领着诸王退了出来。像齐王和宁王这几位,都暗戳戳想着,说得好听,要另择新君,信不信,假如推举我们之中的一位,你朱棣能气疯了!

    他们这么想着,可刚出来,迎面就碰上了第二波人马,这次是文武诸臣,一起拥戴朱棣登基。

    武将这边,有荣国公张玉、淇国公丘福、成国公朱能、定国公徐增寿,还有其他一大堆将领。

    在文官这边,吏部尚书茹瑺,礼部尚书蹇义,左都御史姚广孝,还有许许多多的大臣,一同劝进。

    这几位藩王瞧了瞧,也缩脖子了,要真是推举他们,这帮丘八大爷都能把他们撕了,瞧见没有,丘福的眼珠子都跟铜铃似的,那叫一个凶悍啊!

    不得不说,朱棣这些年真是积累了不少骄兵悍将,手下人才济济。

    这帮人进去之后,时间比宗室长了一些,但最后也退了出来。

    到了最后,重头戏终于来了。柳淳安排的老百姓到了,这些老百姓还不一般,他们来自各省,还有九边的军户,大家一起跪倒,足有上千人之多。

    “恭请燕王殿下登基,继承大统!”

    “燕王殿下万民归心,神功圣武。”

    “请燕王继位,天下百姓都盼着这一天呢!”

    ……

    总算天下人的面子够大,朱棣沉吟良久,才“勉为其难”答应,这下子老百姓欢天喜地,离开了皇宫。

    礼部那边已经准备好了,朱棣登基大典放在了五月初三。

    谁来主持这个大典,成了各方关注的焦点,谁不想借着这个机会,搏新君的青睐。

    只可惜这帮人都别想了。

    朱棣直接宣布,让少傅柳淳主持大典,理由也很充分,多年前,柳淳就主持过先帝的万寿盛典,那一次场面空前壮阔,先帝十分满意,多年来,不断有人提起。

    柳淳经验够,地位也够,他来主持,没有半点疑问。

    现在只剩下一个麻烦,就是柳淳有没有本事,超越自己?

    如果只是重复过去,那可就没什么了不起了。

    对于这一点,柳淳并不是很在乎,他显得信心十足。

    “整个大典一共分为三天,第一天是陛下去孝陵祭奠先帝,迎请玉玺,宣布继位。第二天,举行水陆两军的校阅。上午是骑兵和步兵,下午是水师。就在长江之上,全面展示我大明水师的恢弘,届时会有各国的使臣前来观礼,并且进献礼物,向新君朝贺。”

    “第三天,是百姓游行,臣安排了各行各业的百姓,前来面君,晚上在沿江一线,会有热闹的烟火表演,保证能让军民大饱眼福。”

    朱棣耐心听着,满意大笑,“还有人说你玩不出花样,这种大型庆典,只有你能操持下来,也只有你的安排,能让我满意。”朱棣沉吟了一下,“柳淳,现在国库太穷了,你这么折腾,花钱是不是太多了?”

    柳淳笑道:“当年先帝也是这么问我的。”

    “那你怎么说?”

    “该花的钱,一定要花,这次大典,我想突出的是两个字,一个是军,一个是民!摧毁士人集团容易,取消他们的特权也不难。可接下来呢,这么大的国家,这么多的事情,千头万绪。身为天子,必须直接跟百姓对话,必须拉近和百姓的距离。要让百姓明白,他们是什么身份,要让大明这两个字,深入人心!”

    有人或许要问了,柳淳不是说笑话吗?

    大明都立国三十几年了,朱元璋那么勤奋治理,还有人不知道自己是大明的子民啊?

    还真别抬杠,在一个农业社会,最大的特点就是稳定,所有百姓当中,有九成是农民,还有九成是文盲,把这两个九成乘到一起,多数的老百姓既没有识字,又没有离开过家乡。

    他们最远的路程就是去县城买点盐巴,至于剩下的东西,全都靠自家劳动,自给自足。

    你去询问老百姓,他们多数都会告诉你,他们是哪家的,或者哪个村子的,至于大明是什么,根本不清楚。

    更为可怕的是农村几乎是一片文化的荒漠,偶尔逢年过节,有一场庙会,请来说书唱戏的,十里八乡都会大老远过来。

    看过表演之后,能津津乐道说上半年。

    在这种情况下,怎么能指望老百姓理解家国天下!

    “除掉士绅,推行均田,教育百姓,树立起国家意识……这是全套的工程,缺一不可。否则只会除掉了旧的士绅,又冒出新的士绅。农村广大的地区,朝廷不占领,不深入,就会落到士绅的手里。举办大典,是要花费一些,甚至会花费很多,但是若能把天下拧成一股绳,其实是非常值得的。”

    “更何况……不是还有那么多海外藩国吗!可以从他们身上刮油,这么多年了,我可没做过亏本的生意。”

    朱棣瞧着柳淳,感叹一笑,“你啊,的确是处心积虑,什么都算计到了,怪不得父皇天天骂你,恨不得杀了你,却又舍不得杀,你小子是一个套接着一个套……唉,既然这样,我就什么都不说了,只管等着大典就是了。”朱棣伸了个懒腰,准备休息。

    “先别忙,还有一件事。”

    朱棣不解,柳淳起身,请他出来,君臣直奔皇宫的后面,就在邻近御花园的地方,朱高炽等在这里。

    “儿拜见父亲。”

    “别客气了,说吧,你们师徒玩了什么花样?”

    朱高炽嘿嘿一笑,请朱棣到了一座建筑的前面!

    “春晖宫!”

    朱棣大吃一惊,他下意识走进去,只见大堂中间,挂着一位妇人的画像,她容貌秀丽,面容慈祥,正含笑看着前方。

    朱棣目睹画像,一瞬间眼泪就流出来了。

    “母妃!”

    他扑通跪倒,泣不成声。

    这座春晖宫,正是纪念朱棣生母碽妃的地方。

    “其实奶奶是蒙古人,她是蒙古大将的女儿,皇祖父把她抢到了身边,因为长得出众,才得到了皇祖父的青睐。”

    朱高炽的话,终于揭开了朱棣生母的谜团,想想也是,朱棣的生母如果是高丽人,那为何高丽史书没有丝毫的记载,要知道连个元顺帝的皇后都被排成电视剧了,吹成了千古少有的爱情。

    怎么到了朱元璋和朱棣这里,就半点记载都没有了?

    显然高丽人的说法不成立,倒是蒙古人,靠谱了不少。

    “师父,你说能不能追封太后,让奶奶也享受无上哀荣?”

    朱高炽正问着,突然从门里传出声音,“不必了!”朱棣已经从里面走了出来,他的眼圈微红,显然哭过。

    走到了柳淳面前,拍了拍他的肩头。

    “你能帮我准备这个春晖宫,很用心。母妃她的确不容易,我会时常过来看她的。可蒙古残部,还是大明的心腹之患,身为天子,我不能给母妃太多,以免扰乱了朝局国策……而且我还要对外宣布,我是孝慈皇后嫡子!”

    朱高炽一愣,明明有生身之母,却不能相认,未免太不近人情了吧?

    朱棣捏了捏儿子的肥脸,“行了,别愁眉苦脸的,你爹是天子,天子几时能随心所欲了,你也给我记着,处处要以国事为重,以天下为重!”

    朱高炽咧嘴苦笑,这是承认自己储君的身份了吗?

    怎么有点高兴不起来啊?

    朱高炽傻乎乎看着父亲离去的背影,又瞧了瞧柳淳,“师父,你怎么看?”

    柳淳意味深长一笑,“我看到了先帝的身影,洪武大帝又活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