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3905章 主动跳出来了!
    这一切都是蒋晓溪的自导自演?

    苏锐第一反应就是不可能。

    “不可能的。”苏锐当即摇了摇头:“我能够看出来,蒋晓溪虽然目的性很强,但是并不是一个擅长欺骗的人,她其实是把她所想要的那些东西都明明白白的写在脸上的。”

    是的,在苏锐看来,蒋晓溪就是这样的人,白秦川不是读不懂,而是他并不在意。

    因为,从某种程度上面来讲,两个人是都需要这么一场婚姻的。

    这么看来,白秦川应该是真的很自信啊,底气十足。

    在这种情况下,蒋晓溪能实现最终的目标吗?

    “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张斐然立刻说道:“这当然不是蒋晓溪自导自演的事情,蒋家姑娘可不是那种阴狠毒辣的人,更干不出这样的苦肉计来,我是说……”

    显然,张斐然既然都这么说了,就足以说明,蒋晓溪的真实目的并没有逃过她的眼睛。

    “都把自己一辈子的婚姻幸福给赌上了,这还不算苦肉计吗?”

    苏锐摇了摇头,无奈的笑了笑,他虽然并不支持蒋晓溪的行为,但是却表示了理解。

    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原动力,你不知道蒋晓溪曾经到底经历过什么,所以就绝对不能去很潦草很轻易的劝她原谅一些人。

    尊重每个人的选择,都是一个做判断的大前提。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苏锐说道:“在蒋晓溪和整个白家的较量过程中,你更看好蒋晓溪获胜,是吗?”

    “是的。”张斐然点了点头:“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她的身后站着你。”

    她的身后站着你——和我一样。

    “不,这可能是你的误解。”苏锐说道:“至少,现在,我并没有打算站在蒋晓溪的身后,她所可能面对的那些事情,我本来并没有出手相帮的义务。”

    嗯,苏锐确实是这样想的,但是除了这次之外。

    “好。”张斐然微微一笑:“即便是抛开这个原因,白家也不可能是蒋晓溪的对手,虽然这一次他们差点成功了,但最终还是失败了,这一旦失败,所面对的就是最差的结果了,说不定直接就会导致他们无法翻身。”

    嗯,白家的某些人这一次的确是撞在了枪口上,国安总局都以雷霆一般的手段来介入了,这幕后主使者已经在不作死就不会死的道路上发足狂奔了。

    “你的眼光确实是很厉害。”苏锐点了点头,随后伸了个懒腰,拍了拍肚子,话锋一转:“晚饭就在你这儿吃了,怎么样?”

    “那我可求之不得。”张斐然的眼底闪过了一抹欣喜,“其实,平日里,这么大的房子,我一个人住,虽然也有保镖,有厨师,但还是感觉缺少了一点儿人气,如果你能常来这里,哪怕是搬来住下不走了,我也是非常欢迎的。”

    苏锐立刻一脸的正人君子相:“我们这孤男寡女的共处一院子,不也说不清吗不是……”

    这个臭不要脸的家伙啊。

    张斐然倒是大大方方的:“我们这共处一室说不清的时候又不是没有过。”

    苏锐这货倒是很认真的回想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说的没错,貌似比这更刺激的事情我们也做过呢。”

    “去你的。”张斐然微微红着脸。

    虽然自己比这个男人大了十岁,但是,他却给张斐然带来了一种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感觉。

    以往,张斐然总是一心扑在学业和研究上,从来没有谈过恋爱,同样的,也没有和男人接触过,随着她在心理学领域的地位越来越高,自己越来越优秀,那么能够被她看入眼的异性也是越来越少的。

    所以,苏锐能够激起张斐然心底的那一丝丝涟漪,已经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了。

    可惜,张斐然也知道,双方之间很难产生一些所谓的结果。

    她并不奢求。

    追求的多了,便会让自己陷入痛苦之中,过好当下,真的比什么都重要。

    和张斐然一起吃了个晚餐,苏锐倒还找到了一点儿小惊喜。

    “你的厨师可真是不错。”苏锐指了指几个光光的盘子,心满意足的说道:“有些时候,能够吃一顿很合自己口味的饭菜,就是一种难得的小惊喜了。”

    “想吃的话,以后可以常来。”张斐然微笑着说道。

    看到苏锐吃的这么开心,她的心里面也有一股非常清晰的满足感。

    这时候,苏锐的手机响了起来,正是邵飞虎的来电。

    “苏锐,你现在没在睡觉吧?”邵飞虎问道。

    “这才几点钟?”苏锐没好气的回了一句。

    “嘿嘿,你是不分昼夜的啊。”邵飞虎乐呵呵的说道。

    “不要开车。”苏锐无奈的叹了一声,说道,“说正事,你这个时候打电话给我,是不是有目标人物已经浮出水面了?”

    “你猜的没错。”邵飞虎说道:“白家有两口子要出国旅行,现在正在机场呢,被国安的人给拦了下来。”

    “证据充分吗?”苏锐问道。

    “证据不充分,但是这个时候忽然出国,本来就是一件很可疑的事情,我用的是协助调查的名义,把他们给请回来的。”邵飞虎还特地把“请”这个字咬的很重,明显对这两人有些不爽。

    “白家的哪两口子?”苏锐冷冷问道:“能动吗?”

    在苏锐看来,和这件事情有关的如果是白家三叔或者是白国明等人的话,还真的不一定能动……不是动不了,而是还不到时候。

    当然了,白家三叔白克清是绝对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的,这用脚趾头也能想出来。

    “其实算是表亲了,严格说来,是白国明的连襟,黄庆义和他的老婆艾玲丹。”邵飞虎说道。

    “嗯,这两人我倒是听说过一些。”苏锐说道:“这黄庆义的能力还算是可以,艾玲丹也凑合,在白家的人才逐渐凋零之后,这两口子便进了首都,分担了不少压力,在家族里的话语权也是越来越重,如果说他们为了白家的利益而做出了陷害蒋晓溪的事情,倒也不是说不通的。”

    邵飞虎点了点头:“而且,这两人都有米国的绿卡,选择在这个时候去米国旅游,时机实在是有点耐人寻味啊。”

    在黑人留学生事件已经闹得沸沸扬扬的时候,在大伙的怨念已经冲天的时候,黄庆义和艾玲丹如果是幕后主使者的话,那么必然会坐立不安的,在华夏根本就不可能呆的住!

    “这就说明,我们之前的造势起到了效果。”苏锐摇了摇头,随后说道,“你们先审着,我很快就到,对了,如果能多挖一点黄庆义的黑料出来,那么这件事情就会变得简单不少。”

    “这一次啊,咱俩还真的想到一起去了,毕竟,这可以作为一个很好的突破口。”邵飞虎咧嘴一笑,随后又摇了摇头,说道:“黄庆义此人行事滴水不漏,想要找他的黑料,其实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是,我找到了艾玲丹的黑料……而且,还不少。”

    听了这句话,苏锐的眼睛眯了眯,一缕寒芒从其中释放而出,不过,虽然他的眼睛在释放着寒芒,但是唇角却微微翘起,偏偏露出了一丝笑容来:“是个飞扬跋扈的女人?”

    “不算飞扬跋扈,但是喜欢玩阴的,而且绝对算不上低调。”邵飞虎说到这里,似乎是有些感慨,“国安的效率实在是太高了,只是用了一个小时而已,关于艾玲丹的相关劣迹就已经交给我了……几百页A4纸。”

    “这并不能说明国安效率高,只能说明……这个女人平日里可绝对是干过不少坏事。”苏锐说道:“想要挖出来,真的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你见了就知道了,绵里藏针的主儿。”邵飞虎嘲讽的一笑:“很有手腕的一个人,适合当大房。”

    “什么意思?”苏锐挑了挑眉毛:“看来这是当过大房啊?”

    “这黄庆义以前有个小情人,怀孕了,还怀了个儿子,因此想要上位。”邵飞虎说道。

    “嗯,这个是常见的戏码,而且,我估计黄庆义可能还不止这么一个小情人。”苏锐笑了笑,“后来情况怎么样?”

    “后来啊,这个艾玲丹和小情人谈了一个小时,小情人便主动去医院引产了。”邵飞虎停顿了一下,又说道:“那时候,胎儿已经八个月了。”

    已经八个月了!

    再有不到两个月就要出生了!

    这名义上是引产,可是实际意义上已经和谋杀没什么两样了!

    “是不是那个小情人如果不去引产的话,就有可能面临性命之危?”苏锐问道。

    “这个细节就不知道了,不过黄庆义当时也是没吭声,后来小情人就离开了首都,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邵飞虎说道。

    他随随便便的举出了一个例子,都让人感觉到了心寒。

    “如果这么说的话,那么这次的事情好像还真的有可能是她做的。”苏锐摇了摇头:“蒋晓溪是遇到对手了啊。”

    又简单的聊了几句,苏锐便挂断了电话。

    “你在米国本来就是心理学专家,能不能和我一起去会会这艾玲丹和黄庆义?”苏锐问向张斐然。

    “求之不得。”张斐然顺势便挎上了苏锐的胳膊:“我们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