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 > 其他小说 > 汉当更强 > 第四百一十三章 毕竟是韩信
    吃亏在客场作战,没有情报、物资和民力等各方面的支持,即便路程要近上许多,汉军钟离昧所部其实只比南阳军早到襄城一天来点的时间。——期间如果不是项康采纳了张良的建议,让熟悉颖川道路情况的韩国韩信带路,给汉军减少了无数麻烦,汉军还未必跑得赢这场和南阳韩信赛跑的长途马拉松比赛。

    还好,汉军不但跑赢了这场大型加长版马拉松比赛,还碰上了相当不错的运气,一路不攻城不掠地,一个劲的往襄城奔袭,汉军先是乘着颖川地方守军来不及反应的缘故,顺利抢占了洧水和颖水的渡口桥梁,直接渡过了这两道最有可能迟滞汉军南下速度的中大型河流,又成功抢在目标襄城敌人做出反应之前,奔袭到了襄城城下,彻彻底底的杀了南阳军襄城守军一个措手不及。

    这还不算,突然杀到襄城城下时,汉军还正好赶上一支南阳军粮队也恰好来到襄城城下,看到汉军突然杀到,正在运粮入城的南阳军士卒慌忙奔逃回城,冲乱了襄城的守军门兵不说,还造成粮车大量拥挤在襄城西门城下,害得襄城的守军没有办法立即关上城门,率先杀到汉军骑兵一看有机可乘,便果断下马步行冲锋,成功在混乱中夺取了襄城西门的控制权,再紧接着,当汉军步兵大队杀来时,襄城守军也就彻底没有夺回城门的希望。

    再紧接着,受命守卫襄城的南阳军将领王筹倒是鼓起了勇气,率领襄城守军和汉军展开巷战,但是很可惜,王筹麾下的襄城守军只是南阳军二线军队,装备平平战斗力同样平平,轻装奔袭的汉军却是精锐众多,不但装备精良战场经验更是甩襄城守军八条街,巷战没有多少时间,王筹就被汉军斩杀于城内街道,余下的襄城守军一哄而散,一部分放下武器向汉军投降,另一部分则从没有受敌的东门出城逃命,还绝大部分都逃向了没有汉军的开阔东面,到汝水下游去渡河南逃。

    在这个期间,当然也有一些南阳军败兵向往西逃往郏县,可是芝麻掉进了针眼里,因为襄城是西门首先告破的缘故,不但汉军的预备队是列队在襄城西郊,夺取城门成功后撤出战场的汉军骑兵,也是列队在襄城西郊,闲暇无事间,竟然楞是把这些往西逃窜的南阳军连砍带抓,全部一网打尽,导致南阳军没能有一兵一卒逃到郏县报警,害得当天夜间时就抵达了郏县的韩信楞是没能知道襄城其实已经失守了的情况。

    钟离昧也没有能够料到这点,万万没有想到南阳军会始终不知道襄城已经失守的情况,收到南阳军正向襄城全速赶来的斥候探报时,钟离昧还以为是南阳军收到襄城告急的消息赶来增援,为了引诱南阳军自行上门送死,才灵机一动让汉军将士在城上虚插南阳军的旗帜,也果然把南阳军成功的诱到了襄城附近,赢得了以逸待劳的优势。

    顺便说一句,主要还是时间过于仓促,来不及做更多的准备,襄城小城又没有瓮城之类的城防设施,否则钟离昧还真想把一部分南阳军骗进城里再发动埋伏,给南阳军一个更大的惊喜。不过话又说回来,以韩信的聪明冷静,如果真让他到了城下近处,不用其他,只要看一眼空空荡荡的襄城码头,还有昨天战斗时留下来的痕迹,韩信马上就能明白情况不对,汉军也休想来什么瓮中捉鳖。

    不过这也足够了,看到襄城城上的南阳军突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赤红色汉军军旗,上到韩信本人,下到南阳军的普通士卒,没有一个不是如堕深渊,如同从天堂跌落到地狱,军心顿时一片大哗,士气也立即跌落到了谷底,几乎人人脸上都写满难以置信和绝望的神色,惊叫声此起彼伏,“怎么回事?怎么是汉贼的旗帜?我们的襄城守军呢?我们的襄城守军到那里去了?!”

    这还不算,战鼓声中,襄城的西门还突然开启,三千早有准备的汉军将士突然呐喊杀出,如同下山猛虎一样的杀向措手不及的南阳军前军,统领南阳军前队的孔能虽然立即组织军队迎战,无奈南阳军的士气已坠,又是刚刚急行奔袭而来,还没有得到喘气休息,还是很快就被汉军杀乱,迅速露出败象。

    看到这样的景象,南阳军猛将大将周勃当然是勃然大怒,立即向韩信请令道:“大将军,请让末将率军上前迎击,末将担保,一定把这股胆敢出城突袭的汉贼杀退!”

    这个时候,韩信已经逐渐冷静了下来,看了看胆敢以弱势兵力发起突击的汉军队伍,又抬头看了看面积不是很大的襄城小城,韩信很快就拿定了主意,说道:“你可以去,但你上去以后,只许败,不许胜,稍微和汉贼敷衍一下,然后马上诈败撤退!”

    “为什么?”周勃愤怒质问道:“汉贼的出城兵力不多,我们有希望把他们杀退啊?”

    “不要多问。”韩信面无表情的答道:“一会我再告诉你原因,总之记住,许败不许胜,要装出我们很不经打的模样!”

    想起刘老三在出征时的吩咐叮嘱,周勃只能是无奈答应,然后立即统领一支军队上前,佯装去助战给孔能帮忙,接着也和韩信预料的一样,士气正盛的出城汉军果然毫不畏惧,依然保持猛烈攻势,周勃乘机与汉军稍微敷衍了片刻,然后马上装着不敌败逃,韩信也果断下达了撤退命令,一万三千以上的南阳军全面败走,后面追杀的却只是区区三千汉军。

    一口气逃出了十几里路程后,出城汉军兵力单薄,又不明敌情,害怕前方有敌人接应,没敢继续再追,只能是主动撤退回城,南阳军也这才停下脚步重整队伍,收拢溃散的士卒,然后也是到了这个时候,周勃才冲到韩信的面前质问道:“大将军,现在你可以说了吧?为什么要让我们诈败,白白遭受这么多损失?”

    “刚才我如果不让你诈败,你就算杀退了出城汉贼,有没有把握乘势夺回襄城?”

    韩信不答反问,周勃也不得不闭上嘴巴,无奈承认自己绝不可能做到这点,韩信又问道:“还有,你可还记得,我们收到的新郑急报,是一万汉贼奔袭杀入我们颖川腹地,襄城是一座小城,又囤积了那么多粮草军需,一万汉贼能否全部进城驻扎?”

    周勃逐渐明白了韩信的意思,醒悟说道:“大将军,难道你是想示敌以虚,让汉贼认为我们不堪一击,放心分兵出城立营?”

    “这也是我们惟一夺回襄城的机会。”韩信冷冷答道:“只要汉贼上当,分出兵力出城驻扎,那么我们只要设法击溃了城外敌人,就还有希望重新夺回襄城。但汉贼如果看到我们的军力强盛,那么肯定会咬牙克服困难,坚持全部驻守城内,等待他们的后续援军,那我们就没有任何夺回襄城的希望了。”

    周勃默默点头,承认这确实是自军惟一夺回襄城的希望,又问道:“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就地露营吧。”韩信答道:“先看看汉贼下一步的动作,也顺便等西楚军来和我们会合,但愿龙且那个匹夫没有直接追到这里,否则的话,我们夺回襄城的希望就彻底没有了。”

    军神毕竟是军神,一切都被韩信料中,看到南阳军的实力就只有这么一点水平,在城内空间过于狭小的情况下,原本就想分兵出城立营的钟离昧果然没有什么顾虑,当天就把麾下的一万军队一分为二,分出一半到襄城西门外建立营地,打开空间让汉军将士可以好生休息——还好,钟离昧没有忘记交代出城汉军深沟高垒,建立坚固营地防范敌人反击。

    这一点也让周勃等人对韩信重新恢复了一点信心,郏县那边,也赶紧给南阳军主力送来了一些急需的辎重军械,缓解了南阳军的燃眉之急,然而就在韩信盘算如何才能夺回襄城的时候,第二天接近正午的时候,噩耗却突然传到了韩信的面前——汉军龙且所部,居然真的咬牙追到了郏县战场,还在路上击溃了西楚军的殿后军队,再度削弱了西楚军的实力。

    “汉贼匹夫,居然能追得这么远!”韩信一拳砸在了案几上,恨恨说道:“这下子彻底没希望了,只要龙且和钟离昧两个匹夫一会合,我们就算和西楚军联手,也没把握能抢在汉贼主力抵达之前,重新夺回我们的襄城了!”

    “大将军,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办?”陆贾也慌了手脚,说道:“汉贼如果会师一处,我们就是连撤退都难了,汉贼有襄城的军需粮草做补给,肯定还会继续追杀我们啊。”

    韩信黑着脸不说话,只是飞快盘算对策,还一度考虑主动回师郏县,与西楚军联手攻破龙且,然后放心南撤返回安全地带重整队伍,然而考虑到汉军不是傻子,肯定会派细作潜往郏县与龙且军联系,轻装而来的龙且军看到钟离昧奔袭襄城已经得手,肯定会先来襄城补给粮草军需,不会冒险和已经会师的刘项联军决战,还有郏县南部有山脉拦道,撤退困难很容易浪费时间,韩信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派人去和西楚军联系,叫他们过来和我们会合。”韩信随口吩咐,又说道:“再有,立即在汝水河上搭建浮桥,准备南撤。”

    “大将军,让西楚军过来和我们会合,龙且匹夫肯定会顺势追杀过来。”陆贾提醒道:“到时候看到我们渡河南下,汉贼乘机发起突击,我们恐怕想不损失惨重都难。”

    “到时候你就知道,照做去吧。”韩信和传说中的诸葛亮一样有个坏习惯,就是不喜欢提前对部下说明自己的用意目的,陆贾等人对此也毫无办法,只能是依令而行。

    事实证明韩信根本用不着派人去要求西楚军西进来和自军会合,下午的时候,南阳军还在紧急搭建浮桥的时候,西楚军就已经靠着南阳军奚涓的殿后,狼狈不堪的撤到了襄城西面二十里处,与韩信统领的南阳军主力会师一处。然后也不出所料,没过多少时间,汉军龙且所部,就象闻到了血腥味的饿狼一样,很快就尾随追击到了附近。

    也还别说,因为汉军确实奔袭襄城并且已经得手的缘故,与韩信见面之后,利几不但丝毫没敢责怪韩信失信不在郏县等他会合的事,相反一见面就冲着韩信嚷嚷道:“韩将军,你的浮桥怎么还没搭好?襄城已经丢了,我们无粮无援,辎重军械也严重不足,还不赶紧往南撤,还留在这里干什么?”

    “快了,天黑之前,我们的浮桥一定能够搭好。”韩信冷静回答道:“不过关于如何渡河南撤,如何摆脱汉贼还有可能发起的追击,我们还得仔细商量一下。”

    言罢,韩信才凑到了利几的面前,低声把自己的计划打算告诉给了利几,利几听了先是大惊失色,可是又听了韩信仔细分析的利弊得失之后,利几还是重重点了点头,咬牙答道:“就这么办!”

    …………

    龙且这边,率军追击到附近后,其实稍微再努一努力,龙且所部就能够东进到襄城城下,与汉军钟离昧所部会师一处,但是没办法,看到南阳军已经在搭建浮桥准备渡河南撤之后,龙且却生出了贪功之念,果断决定道:“就地露宿!贼军已经在搭浮桥了,肯定是桥一建好就马上撤退,襄城距离这里太远,我们如果到了襄城,就没办法把贼军半渡而击了!”

    言罢,龙且除了让汉军将士就地露宿休息之外,又派出了斥候严密监视刘项联军的营地动静,准备着只等刘项联军发起渡河,就马上出兵突击,把急着南撤的刘项联军杀一个痛快,也为汉军接下来直捣宛城减轻阻力。在此期间,钟离昧派出快马与龙且取得联系,要龙且撤到襄城安心休息,还带来项康口信要龙且务必小心提防韩信,也被龙且断然拒绝——这么好的立功机会,龙大爷那里舍得错过?

    一切都被龙且料中,先是傍晚时,南阳军利用郏县紧急送来的军械渡船在汝水河上搭建起了八道宽大浮桥,然后到了二更近半的时候,斥候果然送来急报,说是刘项联军开始了连夜渡河,龙且闻讯大喜,立即率领已经掉队严重的麾下军队大举出击,气势汹汹的杀向刘项联军的临时渡口。

    突击行动远比龙且预料的更加顺利,才刚杀到临时渡口附近,正在列队渡河的南阳军就一哄而散,逃向了北岸的无人处,汉军将士兴高采烈的冲上浮桥,追击同样已经在慌乱逃命的南岸敌人,队形和编制也随之混乱。结果就在这个时候,伴随着突然敲响的猛烈战鼓,渡口的东面和北面一起杀声大作,南阳军和西楚军分头冲出,联手杀向已经自行混乱了编制的汉军龙且所部。

    战斗没有多少悬念,龙且军从新城一路追杀到此,上上下下早就已经是体力下降严重,战斗力大打折扣,而西楚军虽然也同样疲惫,韩信麾下的南阳军主力却已经获得了一天多时间的休息,体力恢复了相当不少,再加上汉军突然中伏军心慌乱,兵力方面又处于绝对下风,自然更加不是刘项联军的对手,很快就被刘项联军杀溃,被迫向着东面撤退,损失还相当不小。

    在此期间,驻扎在襄城内外的汉军钟离昧所部倒是也发现了西面的异动,可是还没有等钟离昧所部有所动作,就已经有一股数量不明的敌人突然杀来,在驻扎城外的汉军营外呐喊放箭,做势冲杀,黑夜之中敌情不明,又肩负着保卫襄城粮草的重任,钟离昧当然不敢有什么动作,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龙且所部被刘项联军杀败,狼狈逃出十几里地。

    再紧接着,乘着龙且这条饿狼被杀败的机会,刘项联军当然是赶紧发起渡河,成功抢在汉军做出新的反应之前,全部渡过了极有可能给他们造成巨大损失的汝水大河,轻装向南撤退,然后再等龙且收拢败军,钟离昧明白城外敌人不过是虚兵时,一切都已经晚了,元气尚存的刘项联军主力早已走远,汉军也已经错过了最好的追杀时机。

    “如果昨天晚上的事,真是韩信那个狗贼的奸计,等抓到了他,老子一定要亲手剥了他的皮!”

    这是龙且和钟离昧见面时说的第一句话,钟离昧则苦笑以对,指着站在旁边的韩信说道:“龙大兄,下次骂人的时候,千万要记得说明是那个韩信,不要忘了,我们军队里也有一位韩信。”

    有些尴尬的向韩信挥挥手,告了一声罪,然后龙且又赶紧冲钟离昧说道:“钟离兄弟,快给我准备军需辎重,等我的军队稍微休息一下,我马上带兵去追,一定要把昨天晚上的仇报回来。”

    “不要急。”钟离昧摇头,说道:“第一,南阳贼军和西楚贼军的总兵力在你之上,他们只要获得了军需辎重的补给,稍微休息一下恢复军力,你就没有把握赢得了他们了,继续再追,只会太过冒险。”

    “第二,大王在之前对我有过交代。”钟离昧又继续说道:“说我们如果不能在襄城堵住南阳贼军和西楚贼军,就不必冒险追击,要优先保住襄城的粮草,减轻我们的后勤负担,还有就是扫荡我们周边和颖川腹地的残敌隐患,也为我们创造下一步的战机。”

    “为我们创造下一步的什么战机?”龙且好奇问道。

    “叶县决战!”钟离昧回答得很简洁,说道:“大王断定,假如韩信狗贼能够逃脱生天,就一定会在叶县停下脚步,深沟高垒阻拦我们南下南阳腹地,他只要这么做了,我们接下来的仗就好打了。”

    “钟离将军。”旁边的韩信小心翼翼,提醒道:“下次再骂那个匹夫的时候,请你也记得骂清楚是南阳贼军的韩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