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小说 > 都市小说 > 无敌强神豪系统 > 第874章 灭天斩道,人族崛起(大结局)
    “你是奥林匹斯神族的主神,我是人族的天帝,今日一战就让我们赌上两族的气运,来一场生死之战。”

    季然傲然看着冥王哈迪斯,向他发起生死之战。

    她的话让各族妖孽都是浑身一震,不敢相信的看着人族天帝。

    不管是冥王哈迪斯陨落,还是人族天帝道消,对他们奥林匹斯神族和人族都是难以承受的损失。

    他们不是普通的主神和天帝,而是两族年轻一代的主神和天帝,承载着两族的这一世的气运。

    他们若是陨落,几乎代表着两族这一世的气运被斩断。

    冥王哈迪斯面对季然发起的生死之战,心中也是十分的凝重,飞快的推演着他们之间的实力对比,然后自信的笑道,“人族气运不过是回光返照,大周天帝想要孤注一掷杀出一条出路的计划恐怕要落空了,就让我亲手斩断你们人族的气运。”

    随着他的声音,太古之音传遍天地:触发生死之战规则。

    七彩神光从天地间涌出,将两人的擂台紧紧封锁起来,即使是帝级力量也无法击破。

    各族的妖孽都已经震惊的说不出话来,看来今天奥林匹斯的主神和人族的天帝只有一人可以离开擂台。

    生死之战正式开启。

    季然面对冥王哈迪斯,不敢有半分掉以轻心,伸手一抚,身边出现一个铜棺。

    众人见到铜棺出现,都是眼皮一跳,人族天帝连棺材都准备好了,以示破釜沉舟的决心吗?

    冥王哈迪斯瞳孔一缩,凝重的看着铜棺,心中一紧,认出了这副铜棺的来历——太古至宝镇世铜棺。

    一旁擂台上的潘多拉看了看镇世铜棺,又看了看季然,脸色猛然一变,难道季然就是青帝,镇世铜棺中葬的就是青帝真身!

    也只有以镇世铜棺镇压青帝真身的气运,才能让季然即拥有上一世的神通记忆,又被太古法则认可这一世的年轻一代。

    镇世铜棺缓缓打开,青光照耀天地,让七彩之色都显得暗淡。

    一个绝美的青衣女子从镇世铜棺中漂浮而出,立在铜棺上空,双目紧闭,没有半点生息。

    “你是青帝!”冥王哈迪斯冷厉的看着虚空中的青帝,震惊的说道。

    季然傲然说道,“没错,本帝就是青帝。”

    面对已经位列十二主神之一的冥王哈迪斯,季然知道以她的肉身和实力肯定不是对手,只有以青帝之身才可以将他镇压。

    各族妖孽听到青帝之名,都是倒吸了一口冷气,眼中露出恐惧之色。

    他们大多人原本对这个名字还十分陌生,毕竟这个名字已经沉寂了数万年。

    但因为季然以大周少帝之名登上太古妖孽榜第八位,各族才又重提青帝之名。

    他们才知道这个纪元当之无愧的第一人并不是出自太古十族,而是人族青帝。

    人族青帝晋升仙帝用了数万年,比起三十二岁就突破到魔帝的罗睺在境界突破速度上可以说是远远不如。

    但主要是因为人族气运被压制,能突破到仙帝的都寥寥无几。

    青帝真正让人恐惧的是她强横无比的战力。

    当年灭天之战,青帝面对天道的轰杀,还能独战十五天道圣人和数名万族联军帝级强者,并且将那数名外族帝君尽数灭杀,十五天道圣人在天道庇护下才得以苟活。

    一战威震太古万族。

    太古十族能胜过青帝的也唯有几位至尊主宰,但那个都是活了数个纪元的存在。

    这一个纪元,若论战力,青帝称的上当之无愧的第一人。

    “冥界之轮。”

    天地之中浮现出一道幽暗的光轮,在青光中肃杀宁寂,散发出恐怖的力量。

    冥王哈迪斯当机立断,抢先出手,绝对不能让青帝复活。

    季然只是静静的看着青帝,似乎对冥界之轮毫不在意。

    唰!

    冥界之光冲刷而下,天地幽寂。

    季然和青帝所在的虚空突然亮起一片青光,就像一个青色的巨蛋将两人包裹起来。

    轰!

    冥界之光射在青色巨蛋上,流散四周,无法入侵半分。

    哈迪斯瞳孔一缩,“好强的防御!”

    他又连续施法强攻,一波波强大的力量源源不断的攻击青色巨蛋。

    天地响起一阵阵的轰隆声,无穷无尽可怖的力量轰击在青色巨蛋,始终无法破开半分。

    擂台外的各族妖孽都看的心惊胆寒。

    绝对不是哈迪斯的攻击不够强。

    若是换成他们,恐怕一次攻击就让他们神魂俱灭。

    这到底是什么品级的防御至宝?

    季然无视哈迪斯狂轰滥炸的攻击,静静的看着青帝。

    魂归来兮!

    虚浮在空中的青帝猛然睁开双眼,傲视九天的气息瞬间将整个擂台吞没。

    而季然则是缓缓闭上双眼,仿佛睡着了一般,飘进镇世铜棺。

    “交出善恶果,可以饶你不死。”青帝威厉的目光看向哈迪斯,不容抗拒的说道。

    季然向哈迪斯发起生死之战,真正的目的并不是要镇杀他,而是为了他身上的善恶果。

    哈迪斯位列奥林匹斯神族十二主神之一,实力不容小觑,杀他也需耗费不小力气,她还需要保存实力应对接下来的变故。

    “人族青帝。”哈迪斯瞳孔紧缩,忌惮的看着青帝说道,“想要善恶果,就让我看看你还剩下几成实力。”

    青帝以镇世铜棺瞒天过海,但实力不可能恢复到巅峰状态,而且青帝的目标竟然是善恶果,让他也十分意外。

    “剩下三成也足够镇压你。”青帝伸手一抓,遮天巨掌向哈迪斯镇去。

    血狱破袭。

    哈迪斯也施展神通,血黑色的幽光冲向遮天巨掌。

    轰!

    遮天巨掌直接将血黑色的幽光抓住,燃起青色的火焰将之炼化,巨掌威势不减的继续压向哈迪斯。

    哈迪斯脸色一变,狱门神谕,开。

    顿时天地仿佛打开冥狱之门,无数的邪恶气息从冥狱之门喷出,天地响起一阵阵阴森森的魔音。

    青帝的巨掌穿过冥狱之门,像是进入了无垠空间,永无尽头。

    轰!

    冥狱之门突然炸开,但青帝的巨掌威力也只剩下三四成,一掌将哈迪斯击退数步,他身上的冥圣衣抵挡了剩下的大部分威力,并没有受伤。

    哈迪斯惊魂未定的看着青帝,如果青帝所言属实,只有巅峰时期的三成实力随意一掌都这么恐怖,当年她巅峰之时将是何等的强********第一人,果然名不虚传。”哈迪斯忌惮的看着青帝,此时他进退两难,原本信心十足可以镇压大周天帝季然,谁知道季然居然和青帝一魂双体,现在自己面对的不再是新任大周天帝,而是当世纪元第一大周天帝——青帝。

    这是一场不公平的决斗,但是太古法则却是默许了季然以青帝之身和他生死之战。

    “冥神之轮,封镇。”

    哈迪斯身前浮出一个巨大的黑色光轮,怒吼一声,天地间的力量被瞬间卷入冥神之轮中,擂台空间变成一片真空。

    封。

    整个擂台空间的力量全部汇聚到冥神之轮,变成一条锁链卷向青帝。

    “苍生剑,来。”

    青帝不为所动,傲立在虚空之中,伸手一张,手中汇聚一柄古朴的长剑。

    长剑是以苍生之力汇聚而成,一剑斩向冥神之轮。

    轰。

    苍生剑的剑意斩破冥神之轮,继续斩向哈迪斯,破开他的圣衣,在他身上留下一道剑痕。

    “怎么可能!你在太古遗迹之中怎么可能调动苍生之力?”哈迪斯不敢置信的看着青帝问道。

    太古遗迹隔绝外界,青帝居然可以抽调外界的苍生力量。

    青帝漠然说道,“苍生有灵,无处不在。”

    “咳咳。”哈迪斯被苍生剑斩伤,自知若是生死之战,最终死的一定是自己,疑惑的问道,“你想要善恶果?你告诉我想要善恶果的目的,或许我可以将他交给你。”

    青帝摇了摇头冷声说道,“刚才已经给你机会主动交出来,现在你只剩一个选择,死。”

    哈迪斯脸色巨变,想不到青帝如此霸道,连给他缓和的余地都没有,自己现在就算想交出善恶果保命也不行,唯有拼死一战。

    “不好,天势术!”

    突然,哈迪斯感觉四周法则紊乱,完全不受他的控制。

    他虽然位列十二主神,但毕竟是年轻一代,实力还未达到帝级,对上普通的低级强者有一战之力,面对青帝却是无能为力。

    “青帝,请饶冥王一命。”另外一个擂台上的潘多拉见到哈迪斯陷入青帝的天势术之中,知道再这样下去,哈迪斯必死无疑。

    青帝看向潘多拉,微微皱了皱眉头,以她的实力也看不出潘多拉的虚实,万族妖孽中唯一能让她感到危险的也只有潘多拉。

    潘多拉柔柔的声音说道,“只要青帝高抬贵手,我愿意让出这个擂主之位给你们人族,而且我保证没有人敢上擂台争夺。”

    “答应她。”陆辰的声音从虚空中传来。

    各族妖孽都纷纷看了过去,只见陆辰从虚空中的黑洞缓步走回擂台,而与他决斗的魔帝罗睺却是消失不见。

    嘶——

    众人都是瞳孔紧缩,倒吸了一口冷气。

    怎么只有第二刀归来,魔帝罗睺呢?

    各族妖孽都连忙查看太古妖孽榜,见到榜首第一妖孽是一个陌生的名字——人族陆辰。

    陆辰是谁?

    他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怎么成为第一妖孽了?

    众人想到一个可能,又接着查找第二刀的名字。

    发现第二刀的名字也从太古妖孽榜上消失了。

    而第二刀却是好端端的站在他们面前。

    那么只有一个可能——第二刀的真名叫陆辰!

    魔帝罗睺已经从太古妖孽榜上除名!

    死了!

    万族年轻一代第一人,唯一的帝级妖孽就这么陨落了!

    第二刀和魔帝罗睺在他们的世界空间中大战,万族妖孽无法查看,并不知道具体的大战经过。

    那过程并不重要,因为已经有了结果。

    人族第二刀镇杀了魔帝罗睺!

    太古遗迹中的万族妖孽震惊、恐惧、不敢置信。

    太古遗迹外的万族也都更加的震惊。

    无数大能和无上巨头都纷纷感慨,人族这一世要崛起了呀!

    天魔族的大黑暗天魔主见到自己的罗睺的名字消失,双眼露出血腥的目光,必须要不惜一切代价灭了人族,绝对不能让人族继续壮大下去。

    大千世界——

    人族四仙帝收到天道令,正在犹豫不决的要不要出兵。

    现在已经是摊牌的时候了,是站在天道一边,还是站到逆道者一边?

    当他们看到第二刀的名字消失,人族陆辰成为太古第一妖孽。

    当他们看到季然的身份变成大周天帝,接着有出现一个备注“季然(青帝)”。

    他们瞬间明白了一切,也明白了应该怎么做。

    这一世,逆道者必能灭天斩道。

    人族必定再次昌盛!

    他们必须阻止这一场人族的大混战。

    因为他们知道灭天斩道只是一个开始,人族真正的灭族之危来自太古世界。

    他们必须保存人族的元气才能面对接下来的惊涛骇浪。

    咸阳城——

    秦帝看着太古妖孽榜上陆辰的名字,对身边的一个美妇问道,“二妹,你说他会不会站在人族这一边。”

    美妇一脸的寒意,冷冷说道,“不管他站在哪一边,我也都不会原谅他。”

    若是萧轻尘看到美妇一定会十分震惊,因为秦帝口中的二妹就是她的母亲。

    混沌三神兽。

    祖龙、元凤、始麒麟。

    秦帝是祖龙,他口中的二妹正是元凤,也就是萧轻尘的母亲。

    萧轻尘因为身上的人族血脉传承自她的母亲。

    其实不然,她身上的人族血脉是传承自她的父亲阿修罗王。

    太古十族之一的阿修罗族至高无上的王其实是一个人族,蚊道人的主人——冥河老祖,也被称之为冥河教祖。

    洪荒纪元能称为“教祖”,说明他至少有圣人的实力。

    ——————————

    潘多拉见到陆辰镇杀魔帝罗睺,并没有多少意外,而是柔柔的对他一笑,感谢道,“多谢第二圣人。”

    陆辰笑了笑说道,“你应该改口喊我陆辰了。”

    他没在遮掩自己的真实身份,让陆辰之名出现在太古妖孽榜之首,是给人族一个明确的信息:这一世人族的气运在他们这一边,而不是在天道一边,让他们有底气做出最终的选择。

    “多谢陆公子。”潘多拉改口谢道,然后对冥王哈迪斯说道,“你不是青帝对手,将善恶果给她。”

    她知道陆辰答应她的条件,青帝也一定不会拒绝。

    青帝看向陆辰,神色复杂的点了点头。

    她现在是以青帝意志为主导,对陆辰还有一丝隔阂,无法做到季然那样亲密无间。

    冥王哈迪斯一年的铁青,看了看潘多拉,收回滔天的冥力,将善恶果扔给青帝,然后默默的走出擂台。

    生死之战的双方都同意解除决斗,太古法则没有在阻拦他离开。

    “秀儿,你上擂台。”陆辰对苏秀说道。

    “我?”苏秀愣了愣,有些不敢置信,她的实力是在太弱了,正常情况下谁都打不过。

    既然潘多拉小姐已经承诺了没有人会去挑战,那就一定不会有人来挑战你,你放心的上去。

    “是师傅。”苏秀乖巧的回答,飞向潘多拉的擂台。

    潘多拉在苏秀上了擂台之后,依约认输下了擂台,然后柔雅的看着各族妖孽说道,“诸位请给我一个面子,不要上台挑战这位苏秀小姐,如果诸位非要上台挑战,我也剩下一次挑战机会,到时候一定会上台请教。”

    她脸上虽然笑的柔雅,但话语却让有想法的各族妖孽打了一个激灵——强如天妖鲤一个照面就陷入昏睡,若不是有至宝“冰龙之心”的守护,后果不堪设想。

    若是换成他们,恐怕连认输都来不及就被秒杀,打消了想上擂台挑战苏秀的念头。

    潘多拉回到冥王哈迪斯的身上,看向擂台上的青帝说道,“善恶果又被称之为厄运之果,帝君的实力虽然冠绝太古,但将它放在身边也会在冥冥之中影响帝君的气运,不知帝君要此果有何妙用?”

    青帝淡淡的说道,“等下你们就知道了。”

    然后放眼扫视万族妖孽,似乎想看看还有谁敢上台挑战。

    各族妖孽触到青帝的目光,都是打了一个寒颤,他们现在上去和送死也没区别。

    此时七个擂台,人族占了四个:陆辰、青帝、萧轻尘、苏秀。

    阿修罗族占了一个:风逍遥。

    剩下两个擂台由天神族罗伯特和焚天族的赤火霄占据。

    正当众人以为七个擂主就这么确定的时候,陆辰突然对天妖鲤说道,“你上台挑战赤火霄。”

    天妖鲤点了点头,想赤火霄所在的擂台走去。

    赤火霄见到天妖鲤,脸色一变,忌惮的看着她。

    虽然前面一次是因为厄运之果影响了自己的发挥,但自己的几个最强大的宝物全都毁了,实力大打折扣,对上拥有“冰龙之心”的天妖鲤并无必胜的把握。

    罗伯特见到陆辰让天妖鲤挑战赤火霄,长舒了一口气,人族阵营只剩下一个洛天衡,实力还差了他一大截,自己这个擂主总算是保住了。

    “天衡,龙吟剑和凤血剑凝聚了本帝和轻尘的剑意,你以三剑之阵挑战罗伯特,可以一击而胜。”

    青帝说完,手中的龙吟剑和萧轻尘手中的凤血剑飞向洛天衡。

    洛天衡手中的真武剑也脱鞘而出,三剑成阵环绕在她的身边。

    她脚踏真武剑剑意所化的太极图,龙吟剑和凤血剑的剑意也化成龙凤飞舞。

    罗伯特看着洛天衡向他走来,刚松的一口气又提了起来,差点把他噎岔气了。

    他脸色变了变,不由生出恐惧之心。

    洛天衡的实力确实不算什么,但是青帝和萧轻尘的实力却让他十分惧怕。

    此时三剑的剑意融合在一起为洛天衡所用,青帝所说的一击而胜,恐怕是会秒杀自己。

    他看着洛天衡一步一步的逼近,额头沁出汗珠,双腿开始发抖。

    咻。

    就在洛天衡跨入擂台的一瞬间,罗伯特终于承受不住死亡的恐惧直接不战而降,他实在是没有勇气用生命去尝试三剑的威力。

    洛天衡成为新的擂主,各族心中百感交集,实力最强的寂寒衣和厉悠悠也没了争夺之心。

    实在是人族妖孽太过强势,太古妖孽榜最初的十大妖孽之中,魔帝罗睺、古神通、鬼落无荒、摩云翅尽皆死在人族妖孽手中。

    他们能活着已经算是极为幸运,也没有勇气拿生命去试三剑的威力。

    至于其他普通妖孽更是没了争夺之心。

    洛天衡在擂台之上看着各族妖孽,脸上一副跃跃欲战之色,心中却是慌得一批。

    在他进入擂台之后,龙吟剑和凤血剑的威力受到太古法则的压制,空有龙凤异象却无威力,若是罗伯特有胆量和她一战,一招就能揭破这个秘密。

    陆辰让天妖鲤挑战赤火霄而不是罗伯特也是有其原因,因为他看出罗伯特狂妄自大,却是贪生怕死,肯定不敢冒险尝试三剑的威力。

    有了罗伯特的不战而降,加上青帝和萧轻尘的威势,其他妖孽也不敢轻易上台挑战,毕竟他们都是各族顶尖的妖孽,有着大好的前途,没必要拿生命去尝试。

    轰!

    没多长时间,赤火霄不敌拥有至宝的天妖鲤,重伤离场。

    罗伯特、寂寒衣、厉悠悠都定定的看着天妖鲤,现在七个擂台也只有天妖鲤这个擂台可以争一争。

    他们三人还有五次机会,以车轮战还有很大的机会,而且还可以让其他妖孽上去消耗她的力量。

    三人商议了一番,先是派了天神族一个排在二十多位的妖孽上台挑战。

    天妖鲤冷笑的看着的上台挑战的天神族妖孽,全力催动冰龙之心瞬间将他冰冻,连认输都来不及就被冻住了意识。

    秒杀!

    全力催动冰龙之心对她消耗很大,但效果也十分明显,瞬间秒杀足以震慑那些普通的妖孽不敢在来挑战。

    那些普通妖孽虽然比不上前十妖孽那么恐怖,但在各族也是高高在上的存在,为了利益可以听从各族领头妖孽的吩咐,但还无法强迫他们送死。

    反正最终妖孽的名额肯定与他们无关,他们又怎么会为了罗伯特、寂寒衣、厉悠悠去冒上生命危险。

    三大妖孽见到众人不愿意再去挑战,只能由他们亲自出手。

    连续五场大战打的天崩地裂,罗伯特和寂寒衣、厉悠悠为车轮战也未能打败掌控“冰龙之心”的天妖鲤,全部用完两次挑战机会。

    此时的天妖鲤也是身受重伤,实力只剩下十之一二。

    有一个焚天族的排在三十多的妖孽见她身受重伤,上擂台挑战想要捡便宜,也被天妖鲤用尽全力催动冰龙之心秒杀。

    天妖鲤强撑着站稳身形,冷笑的看着万族妖孽,似乎在告诉他们,我还有秒杀你们的实力,谁敢上来试试。

    各族妖孽知道天妖鲤已经是强弩之末,只要多挑战几轮肯定可以生生耗死她。

    但谁也不想第一个上擂台挑战。

    第一个上台挑战的,十有八九会被秒杀。

    他们谁也不想用自己的生命给别人做嫁衣。

    就这样,天妖鲤等到时间结束都无人上台挑战。

    在太古之音公告她成为最终擂主之时,直接力竭晕倒。

    七个擂台挑战赛全部落下帷幕,人族六人全部获得最终妖孽,剩下的阿修罗族风逍遥认定萧轻尘是王女,也可以算是自己人。

    唰——唰——唰——

    天地降下七道彩光包裹七人,纯净的太古之力快速的修复他们的伤势和提高他们的修为。

    等到众人吸收完七道彩光,虚空出现一个巨大的漩涡,恐怖的威压让众人心惊胆寒。

    陆辰、萧轻尘、洛天衡、苏秀、天妖鲤同时说道,“第二关,我弃权。”

    萧轻尘说完,冷冷瞥了一眼风逍遥。

    风逍遥不由打了一个寒颤,也跟着说道,“我也弃权。”

    七人之中有六人弃权,全部被传回各自的镇压,七座擂台只有青帝一人傲然独立。

    各自妖孽都是一阵疑惑,不过也都释然,七个擂主都是同一阵营,把最终的奖励给青帝也不那么奇怪。

    七座擂台向中间移动,形成一个巨大的道台。

    青帝傲立在道台上,抬头看向虚空中的漩涡。

    她的身边飘出十八朵神花,以“阴阳天地人,五行八卦阵”排列,放出一道道绚丽的光彩将她包裹起来。

    善恶果也静静的浮现在她的身前。

    “十八天刹陀罗花。”潘多拉认出十八朵神花,惊诧的呢喃道,“还有善恶果,她想干什么?难道是?”

    潘多拉想到一个可能,震惊的看着青帝。

    传说十八天刹陀罗花可以用来斩“善尸”,而善恶果又被称之为“厄运之果”,除了可以影响人的气运,还有另一个不为人知的作用——斩“恶尸”。

    十八天刹陀罗花和善恶果同时出现,让潘多拉不得不多想,青帝很可能是想要斩三尸。

    十八天刹陀罗花和善恶果出现的一瞬间,天地风云突变,整个太古万界同时响起太古之音。

    各族的至尊主宰纷纷出关看向虚空深处,瞬间脸色突变。

    有人要斩三尸成圣!

    成圣之路已断,不知道多少个纪元没有人证的混元道果成圣。

    是哪族的至尊主宰想要斩三尸成圣?

    他又有什么底牌有信心斩三尸成圣?

    各族的至尊主宰都各施神通推算,神光从太古宇宙一处处飞出,遍布整个天地。

    ——————

    道台之上,镇世铜棺再次开启,季然浮立在青帝的身前。

    因为陆辰六人的弃权,太古遗迹最终的奖励降临到青帝和季然身上。

    无穷无尽的力量冲刷着她们的身体。

    十八天刹陀罗花和善恶果的力量也融合进太古之力中。

    青帝和季然的灵魂在两人身体中不断的互换转移。

    当道台上的力量达到巅峰之时,青帝和季然猛然睁开双眼,两人同时凝聚苍生剑,各自斩向十八天刹陀罗花和善恶果。

    轰、轰、轰——

    太古万界响起九道天雷,响彻整个太古宇宙。

    各族的至尊主宰都是一脸的凝重,他们的神识搜遍太古万界,都查探不到是谁在斩三尸。

    “怎么可能?斩三尸这么大的动静,怎么可以没有半点气息流露?”

    各族至尊主宰都感到十分的怪异,即使斩三尸之人神通广大,也不能瞒过他们天罗地网的搜查。

    到底是谁,又是在哪里斩三尸?

    他们怎么也没想到斩三尸的会是进入太古遗迹的年轻一代妖孽。

    太古遗迹隔绝天地,那些至尊主宰也无法染指。

    随着青帝和季然的苍生剑同时斩出,十八天刹陀罗花和善恶果的力量完全融入虚空漩涡中降下的太古之力。

    接着季然拿出一根通天藤,疯狂的吸收太古之力。

    藤条不停的变长直冲云霄,肉眼已不可见它的尽头。

    当漩涡中的太古之力全部被通天藤吸收,青帝和季然一起抓着通天藤。

    通天藤的藤条往虚空深处缩去,带着青帝和季然通往大千世界的天道之所。

    太古遗迹试炼结束,一道道太古之光照在各族妖孽身上,带着他们离开太古遗迹。

    陆辰回到阴司天域,身边只剩下洛天衡,他们是各自回到进来时的地方。

    他抬头看着虚空,青帝和季然将去斩掉她的“执尸”。

    灭天斩道解开人族身上的枷锁,这是青帝的执念。

    这一战是她的战斗,外人无法插手。

    她灭天斩道之日,就是成圣之时。

    十五位圣人征伐逆道者,刚在路上,突然异变突起。

    他们身上的天道力量突然之间全部被天道抽回。

    这次征讨逆道者,他们挟势而来,气焰滔天。

    突然的变故让他们一阵心惊,连忙与天道沟通,却是无法得到回应。

    十五圣人心生不详,令大军停驻。

    不多时。

    天地异象纷起。

    大千世界三十六天域到处都是天雷滚滚、狂风怒号,洪水滔天,山崩地裂。

    彷如末世一直持续了一个月,三十六天域突然下起一阵血雨。

    血雨中充满了无尽的生机,让万物复苏。

    每个人族都感觉自己的潜能力量都飙升了一大截,就仿佛脱胎换骨一般。

    许多人族的强者仰天长啸,欣喜若狂。

    他们知道束缚在人族身上的枷锁已经解开了。

    十五圣人面如死灰。

    天道陨,人族崛起。

    当大千世界的天道陨落那一刻,青帝也斩去了“执尸”,磅礴的力量涌入她的体内。

    青帝成圣,大道齐鸣。

    青帝带着季然从天道之地归来。

    她们的力量已经足以支撑一魂双体,两人可以同时存在不分彼此。

    陆辰和萧轻尘在天堑之巅等着她们的归来。

    青帝和季然一起向陆辰走去,三人紧紧相拥在一起。

    半响之后,陆辰松开青帝和季然,对三女说道,“人族的征程才刚刚开始,我们先回地球看小可她们。”

    “恩。”三女轻轻点头,跟着陆辰返回地球。

    她们知道未来的路还很长,人族的即将面临新的挑战。

    大千世界的天道已陨,大千世界重回太古宇宙,没有六圣封印的庇护,人族将直面太古十族的危险。

    新的希望,新的征程。

    人族要走的路还很长。

    (全书完)

    ——————————

    匆匆写了一个大千世界篇的大结局,让这本书落下帷幕。

    还有许多想写的故事没写出来,但也只能如此了。

    这本书经历了一年半,倾注了我全部的感情。

    的朋友也知道,我写这本书最初的目的不是为了什么理想爱好,就是纯粹的想赚钱。

    后来因为身体原因更新缓慢,一度断更,又遇上了网文严打,书被封了几十个章节。

    一封就是两个多月,等解封的时候没有多少人再看了,再写下去还不够电费,只能选择完结。

    会看这一章的朋友应该没有几个,但还是要感谢所有支持过我的书友。

    是你们的支持让我度过人生最困难的一年,万分感谢你们。

    近期会写一本新书,开始新的征程。

    最后再说一声感谢。